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中国文学艺术空间

谁在敲打了我的心灵

 
 
 

日志

 
 

(原创小说)夜饕  

2008-04-28 11:34:38|  分类: 文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晓

 

一天我发梦了,梦到佛祖。我问:“弟子听一些人说佛理,从有说到无,弟子就是不明白,他们明白佛竭,怎么成不了真佛?”

佛祖半闭眼睛,半天不曾说话,呆在那里,象是睡了觉。

我又问:“弟子也明白佛竭,就怎么成不了佛,而是一头牛?”

佛祖沉吟了半天,才说出大概,大约是那些人走火入魔之类,心魔难克,关于我的问题也是心魔作崇,爱钻牛角尖也。莫名其妙,这也算是什么序?

 

      孙秘书是新来不久的大学生  ,戴着一副令人敬佩的大眼镜,心窍灵笼,八面迎风,因知廉老局长钟好园艺 ,

也就速学速成,而深受老局长的宠爱,其实这小孙也非什么大奸大恶的滑头之徒,在现实社会里,谁能免俗不找找大树背背风?

       老局长是个园艺迷,总爱摆弄些树根花草什么的,就象你阁下爱打打麻将唱唱歌跳跳舞或者下下棋钓钓鱼之类,天晓得阁下有什么爱好?这是他的爱好,老局长家住在楼下一层,这是分房时他坚决要求所得,局里一些分不到好单位的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为此,老廉还与家中的老伴大吵一场,居然被他占上风。此后,他家前前后后居然被他开辟成了花园,花草树木尽是鸟语花香,谁不昂慕?

      据行家所说,老廉的园艺造诣已很高,孙秘书的目光随着行家的手指一划,洞悉了地下的深处奥妙。

      看到老局长家的盆景精品后,佩服至极,这决不比园艺师们的作品逊色,孙秘书得出了一个并不深奥的结论。

      某天,有人给机关送来了一盆老树盆景,是件精品,作机关大厅摆设,老廉局长竟然给迷住了,象小孩子看上某种玩具般凝神。

      那是一株老根盘节的岩生老榕,孙秘书抚掌赞道:“真有枯笔水墨的苍劲神韵啊!”

      “好一个苍劲神韵!”老廉局长不禁爱不释手,孙秘书竟然错觉地看到了老局长脸上的表情。

       “局长,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叫人把它先搬到你家观尝观尝。。。。。。”

        “咦!你怎么啦?这是公家的财物,怎能据为已有地观尝?你这人啊。。。。。。”

        孙秘书很是傍徨。老局长直起腰干,象竹子般挺直,拍了拍孙秘书的肩头:“年青人,你这种思想是不行的,公家的东西,哪怕是一分一毫,也不要动了私心,大丈夫立世,公私分明!”

         孙秘书脸一红,于是惭愧无比,甚至觉得自已有点鄙俗,对于老廉局长的清誉早有所闻,于是觉得老局长的形象,更是无可比拟的高大,孙秘书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对老局长敬佩万分。

       第二天的早上,孙秘书走进办公室,发现气芬有点紧张,老局长庄重地坐在办公桌后。

       “早晨!”

        “早晨!”局长说:“小孙过来,我问你,昨晚你把老榕盆景弄到我家花园了?”

        孙秘书有点莫名其妙,但马上否认,老局长拍着孙秘书的肩头:“这样影响是不好的。”他说:“今早起床,便发现它摆在我家花园里,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这盆景弄回大厅,记住了,这是公家的财物,年轻人的力量就是大,你这一搬,就折磨了我老头子半天!哈哈!真是老了!”

       孙秘书并不感觉得到局长的幽默,而是有点发呆,因为老局长的说话有着很多当然成份,于是孙秘书有口难辩,于是整天的不舒服。

      第三天早晨,孙秘书晨运路过局长家花园,被老廉局长叫住。

     局长脸色难看极了,象整个世界的人都欠了他钱似的,踱着步:“怎么搞的?又做这一套。”

      廉局长铁青着睑,指着那盆老榕树盆景命令道:“孙秘书,你给我弄回去。”

     盆景成了祸根,而孙秘书则变成了罪人。

     孙秘书自觉太冤了,象被强奸了般。

     孙秘书这天总觉得老局长总是异类的目光看他。

     孙秘书这晚失眠。

     已经是夜半一点钟,总得弄它个明白啊!

     孙秘书是个读书人,有种清高的傻劲,是决计不肯被冤枉的,于是便蹓跶起来。

     月色暗淡,好些草虫在乱叫,叫人心烦恼,一阵冷风吹过,不觉几分寒意,孙秘书本能地缩了缩身子,他朝办公楼走去,脚步踏在落叶上,发出剌耳的响声,令人头皮发紧,他有点莫名其妙地想到了神怪。

    靠近大厅,孙秘书的心蹦了起来,因为他分明地听到了动静,孙秘书强壮着胆子向里闯,不想一黑影从大厅中闪出,淡光中,一张呆滞的老脸,惨白得象恶魔,猛地与孙秘书碰了个照面,孙秘书心中一紧,双脚直发软地瘫倒地下:“啊。。。啊。。。是是。。。”

     黑入影亳无反应,中邪般缓缓而行,好不神化,怀中死死抱着一盆老树根样的物件。

     孙秘书这一惊吓,足足大病了几天。

     等再回机关上班时,孙秘书偷偷窥瞥大厅一眼,发现老树盆景依在,只不过换上了一个特大的座盆了,看非为人力所动,这是老廉局长的杰作。

     孙秘书要求调职下了基层。

     然而,每每三更夜半,总有一黑影老是缠绕着那盆老树根打转,久久不去。。。。。。

     这秘密也只有孙秘书心中明白:那人是得了夜游重症的。

     心有余悸!!!

QQ819519065交流文学经验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