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中国文学艺术空间

谁在敲打了我的心灵

 
 
 

日志

 
 

《广东新语》清·屈大均●卷二十五·木语(上)  

2010-12-16 16:35:03|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
  罗浮七星坛下,旧有七星松,甚怪。尝化为剑客,从道士邹葆光入朝,见帝
  凝仙殿。又化道士七人,往来山下。葛稚川云:“千岁之松,其中有物。或为青
  牛,或青犬,或人。”殆谓是耶。”《化书》云:“朽麦化为胡蝶,老枫化为羽
  人,自无情而之有情也。”予谓万物之生,有情与无情一耳,情之所有,即为情
  之所无,情之所无,即为情之所有。天地之化醇,男女之化生,皆莫知其所以然,
  而又何疑于松与枫麦之化乎!
  梅岭多松,大者十余抱,枝柯百寻,袅袅若藤萝下垂而多倒折,叶黝黑,望
  若阴云,夹道有数百株,左回右转,多张曲江手植。然苦为斤斧所侵,火入空心,
  膏流断节,半如《枯树赋》所言。向有议者,欲使有司者籍其株数,记其抱围,
  部署什五。俾红梅巡简掌之,月一察验,伤毁必偿,诸古梅亦皆如是,可以更历
  数百年无恙。此诚奇伟之策。嗟夫!人知梅岭之梅而不知松,梅以梅将军,松以
  张丞相,重其人因以重其树,昔湛甘泉以松为髯翁。有句云:“髯翁作人拜。”
  而于梅岭松坐卧其下不能去,风流良可慕也。
  琼州无松,海忠介尝植数株祖墓,今惟其祖墓有松,他处植之不生。盖松性
  宜寒,琼州极南之地,其气太暖,即使生松,亦为不材之木,不可梁栋。苏子瞻
  云:“罗浮地暖,生松而不识霜雪,如高才胜人生纨绮家,与孤臣孽子有间矣。”
  ○水松
  水松者, 也,喜生水旁,其干也得杉十之六,其枝叶得松十之四,故一
  名水杉。言其干则曰水杉,言其枝叶,则曰水松也。东粤之松,以山松为牡,水
  松为牝。水松性宜水。盖松喜乾,故生于山,桧喜湿,故生于水。水松,桧之属
  也,故宜水。广中凡平堤曲岸,皆列植以为观美,岁久苍皮玉骨, 而多瘿
  节,高者尘骈,低者盖偃,其根浸渍水中,辄生须鬣, 袅娜下垂,叶清甜可食,
  子甚香。又尝有木生其旁, 起于地,与相抱若寄生然,名曰抱木,甚香,亦曰
  抱香。质柔弱不胜刀锯,乘湿时刳而为履,易如削瓜。既乾,则 刃不可理矣。
  嵇含言:土人不甚珍此,亦不大香,岭北人爱之,香乃殊胜。予诗:“侬如抱香
  枝,不离水松树。裁为木さ轻,随郎踏霜露。”
  ○柏
  广中松多而柏少,以其地乃天之阳所在,松,阳木,故宜阳而易生。其性得
  木气之正,而伏金其中,故为诸木之首,凌冬不凋。梁氏云:松为阳而柏为阴。
  松木松,色白而多脂,象精。柏木坚,色赤而多液,象血。精以形施,血以气行,
  故松出肪而柏生香。然以类言,松似夫而柏非妇,柏得阴厉之气胜也,似妇而为
  血属者,其惟漆乎!况松文从木从公,木之公也,漆从水,水含金为女,木生火
  为男,亦有夫妇之义。大均谓:柏树向西,西方白,故字从白,金之木也。松向
  东,木之木也,木之木为夫,金之木为妇,金之木向阴,受月之精多,是则柏终
  乃松之配也。
  ○漆
  梁氏以松为夫漆为妇,谓松脂,精也,木之火也,漆液,血也,金之水也。
  服松则神气清明,服漆则精血坚固。则宓山谓广漆黄,江漆黑。予谓黄者火之神
  也。南方火盛,漆得火之神多,故黄也。《易》曰:黄离。黄为火之神,赤为火
  之气。松,坎之木也,漆,离之木也。
  ○杉
  东粤少杉,杉秧多自豫章而至,鬻者为主人辟地种就,乃如株数受植。粤多
  材木,用杉者十止四五,故罕种之。柏亦然。潮阳我紫柏,木香而文,可为器。
  其生他州县者,岁久空心。
  ○梅
  梅花惟岭南最早。冬至雷动地中,则梅开地上,盖其时火之气不足于地,而
  发其最初之精华,故梅开。水之气上足于天,而施其最初之滋润,故雪落。雪,
  泄也,从肃杀之中,泄其一阳之精,以为来春之生生者也。雪深则水气足,梅早
  则火气足。火气足而为天地阳生之始,阴杀之终,使万物皆复其元,梅之德所以
  为大。
  广中梅于一之日已花,二之日成子,得春独早,故群卉资之以为始。斯时也,
  天地一阳之复不可见,见之于梅,梅其得气之先者也。故欲见天地之心者于梅,
  欲见梅得气之先者于粤。
  韶州梅,长至已开,腊月大雪,梅复开尤盛,有于旧蒂而作新花者。其地属
  岭北,故梅以腊以正月开。广则秋末冬初,梅且开尽,往往不待长至,以地暖故
  开更早,气盛则开而又开。予诗:“岭梅一岁再开花。”
  梅岭多梅,《唐六帖》言:庾岭梅花,南枝已落,北枝未开。而宋之问有魂
  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之句,好事者往往植梅其上。宋淳熙间,知军事管锐,植
  三百株。明正统中,知府郑述复补植。正德中,参政吴廷举增植及松,至万五千
  余株。有某推官女,亦植梅三十株,镌诗于石。崇祯初年,博罗张郎中萱植三百
  株,知府赵孟守题曰梅花国,书额于红梅驿以旌之。是皆于梅钅 将军有功。梅
  将军以梅岭为汤沐,又有梅花为俎豆,亦荣矣哉!岭上梅微与江南异,花颇类桃
  而唇红,故驿名红梅。盖岭头雪少,积阳之气所发,故梅多红而香烈。予诗:
  “南枝多红北多白。”多红以其向日,多白以其背日也。
  琼之州比年梅花六出。予谓梅花五出者也,五,阳数也。冬至一阳始复,梅
  即吐花,得阳之先者也。今六其出,则得阴数矣。盖以地气而变,苦于严寒,故
  不用其五而用六,同于雪花也。以梅花为体,以雪花为用,使人见以为雪花,则
  梅也,以为梅,则雪花也。人见其六而不见其五,其五在六之中,犹河图之五在
  十中也。且也河图之一生水,梅得水气之先,故花于冬至与雪同时。雪者水之气
  所凝,梅者水之形所结,其卦皆为坎,坎为水。水在天而未至乎地,而先凝为雪,
  先天之水也。水在地而未上乎天,而先发为梅花,先地之水也。水之数六,寒极
  则雪花与梅皆六其出,应其数也。北方地寒,以暖为祥。南方地暖,以寒为祥。
  琼州之梅早,以暖也,其六出,以寒也,是乃祥也。
  ○桂
  古多以桂为舟。《楚辞》云:“沛吾乘兮桂舟。”盖古时番禺我桂。《山海
  经》云:“贲隅之东,八桂生焉。”故舟楫多采桂为之。故曰:番禺之桂,爰始
  为舟。
  饮食中,古称蜀姜越桂。越桂以高州肉桂为珍,杂槟榔食之,口香竟日。秦
  时罗浮有桂父者,象林人也,尝服肉桂及葵,以龟脑和之。《列仙传》赞云:
  “伟哉桂父,挺直遐畿。灵葵内润,丹桂外绥。”
  ○枫
  岭南枫多生山谷间,罗浮连亘数岭皆枫,每天风起则枫鸣。语曰:“柽喜雨,
  枫喜风。”凡阳木以雷而生,阴木以风而生。枫,阴木,以风而生,故喜风,风
  去而枫声不止,不与众林俱寂,故谓之枫。凡草生于雷,木生于风,故文雷上著
  草为蕾,有蕾无檑,风旁著木为枫,有枫无{艹风}。枫者,风之所聚,有瘿则风
  神聚之,曰枫子鬼。嵇含云:“枫老有瘿,中夜大雷雨。”
  瘿即暗长,一枝长可数尺,形如人,口眼悉具,谓之枫人,越巫取之作术,
  往往有神。予有《枫人歌》云:“小雨枫人长一尺,大雨枫人长一丈。女巫取得
  水沈薰,一夕枫人有精爽。小妇持珠来,求子步迟回。大妇持钱至,问郎归尚未。”
  ○木棉
  木棉,高十余丈,大数抱,枝柯一一对出,排空攫 ,势如龙奋。正月发蕾,
  似辛夷而厚,作深红、金红二色,蕊纯黄六瓣,望之如亿万华灯,烧空尽赤,花
  绝大,可为鸟窠,尝有红翠、桐花凤之属藏其中。元孝诗:“巢鸟须生丹凤雏,
  落英拟化珊瑚树。”佳绝。子大如槟榔,五六月熟,角裂,中有绵飞空如雪。然
  脆不坚韧,可絮而不可织,絮以褥以蔽膝,佳于江淮芦花。或以为布,曰纟 ,
  亦曰毛布,可以御雨,北人多尚之。绵中有子如梧子,随绵飘泊,著地又复成树。
  树易生,倒插亦茂,枝长每至偃地,人可手攀,故曰攀枝。其曰斑枝者,则以枝
  上多苔文成鳞甲也。南海祠前,有十余株最古,岁二月,祝融生朝,是花盛发。
  观者至数千人,光气熊熊,映颜面如赭。花时无叶,叶在花落之后,叶必七,如
  单叶茶。未叶时,真如十丈珊瑚,尉佗所谓烽火树也。予诗:“十丈珊瑚是木棉,
  花开红比朝霞鲜。天南树树皆烽火,不及攀枝花可怜。南海祠前十余树,祝融旌
  节花中驻。烛龙衔出似金盘,火凤巢来成绛羽。收香一一立华须,吐绶纷纷饮花
  乳。参天古干争盘 ,花时无叶何粉葩。白缀枝枝胡蝶茧,红烧朵朵芙蓉砂。受
  命炎洲丽无匹,太阳烈气成嘉实。扶桑久已摧为薪,独有此花擎日出。”
  舟自 江而上至端州,自南津、清岐二口而上至四会,夹岸多是木棉,身
  长十余丈,直穿古榕而出,千枝万条,如珊瑚琅 丛生。花垂至地,其落而随流
  者,又如水灯出没,染波欲红。自春仲至孟夏,连村接野,无处不开,诚天下之
  丽景也。其树易长,故多合抱之干,其材不可用,故少斧斤之伤,而又鬼神之所
  栖,风水之所藉,以故维乔最多与榕树等。予诗:“西江最是木棉多,夹岸珊瑚
  十万柯。又似烛龙衔十日,照人天半玉颜酡。”
  ○榕
  榕,叶甚茂盛,柯条节节如藤垂,其干及三人围抱,则枝上生根,连绵拂地,
  得土石之力。根又生枝,如此数四,枝干互相联属,无上下皆成连理。其始也,
  根之所生,如千百垂丝。久则千百者合而为一,或二或三,一一至地,如栋柱互
  相撑抵,望之有若大厦,直者为门,曲者为窗牖,玲珑四达,人因目之曰榕厦。
  其根下蟠者,剔去土石,又往往若岩洞,容十许人。其树可以倒插,以枝为根,
  复以根为枝,故一名倒生树。干多中空,不坚,无所可用,故凡为社者,以之得
  全天年。大者至数百岁,故夫望其乡有乔木森然而直上者,皆木棉也,有大树郁
  然而横垂者,皆榕也。榕,容也。常为大厦以容人,能庇风雨,又以材无所可用,
  为斤斧所容,故曰榕,自容亦能容乎人也。又榕,离之木也,外臃肿而中虚,离
  之大腹也。其中常产香木,炎精所结,往往有伽亻南焉。粤人以其香可来鹤子,
  可肥鱼,多植于水际。又以其细枝曝干为火枝,虽风雨不灭。故今州县有榕须之
  征。其脂乳可以贴金接物,与漆相似,亦未尽为不材也。性畏寒,逾梅岭则不生,
  故红梅驿有数榕,为炎塞之界。又封川西三十里分界村,二广同日植一榕,相去
  三丈许。而东大西小,东荣西瘁,东榕又不落叶,咫尺间地之冷暖已分如此。自
  韶州西北行,榕多直出,不甚高,与广州榕婆娑偃蹇者异。高州道中,榕夹路垂
  阴,凡百株,状甚诡怪,皆束千百根以为一身,一身之上皆根也。根包其身,身
  隐于根,枝柯长至数丈,多直少曲,曲而至地为身,直而横空为干。有红白大叶
  小叶诸种,有子无花,子落时常如密雨。中多岭西副使吴廷举所植,父老称吴公
  榕,新兴东北一带亦有之。先是宋延 间,有仓振者知新州,夹道植榕,其后高
  芝复植松。于是行旅歌之曰:“仓榕高松,手泽重重,高松仓榕,夹道阴浓。”
  而佥事刘洵者,修高、仓故事,自高要南岸至新兴,令里胥分地植榕,遣官以时
  验勤怠,至今榕树存者大十围。又归善叶春及知惠安,令民植榕。下教曰:榕者,
  容也。其阴大,当驰道植,自白水至雒阳,五丈而树,田间恐妨 。凡植几本以
  报。呜呼!远者种德,近者种树,吾无德且种树。此皆仁人之泽也。其榕凡四百
  二十一本云。
  榕易高大,广人多植作风水,墟落间榕树多者地必兴,鸟衔落子,寄生他木
  上,岁久根下至地,则根反为干。千百根蟠结,大至合抱,其故干失,其所寄者
  亦失,所寄者反若寄生于榕焉。而榕老空心,复有榕子或他木寄生其中,竟不知
  其孰为本根也。榕之怪在根,自上生下。语曰:“榕木倒生根。”根小者俗称榕
  须,拂水生波,千丝万缕,始为须,中为根,终为干。故干在中,新干在外,表
  里相合,状益臃肿可爱也。
  韶州城中古榕,每吐烟则有兵革,榕故火树,亦老树生烟之征也。凡物久菀
  则生火,榕多空心,湿热郁积于中,故发而为烟焰,昏夜望之,常若炎炎勃勃。
  岁乙亥,刘香寇广州,时南海县治有古榕,白昼腾烟,弥日不息。识者曰:香其
  平矣。《阴符经》谓:火生于木,祸发必克。物殆云告也。不月余,香平。又壬
  午,乐昌至善寺古榕,空中火起如焚膏,三日乃尽。又癸未,高州府署榕烟接天。
  丙戌之腊,清远城隍庙榕出白烟气三日。明年二月,晏公庙又与城隍庙榕,并出
  烟气二日。其秋九月,遂有屠城之祸。是榕又可以卜休咎也。
  龙门有连理树,在平康都油田铺,盖两榕也。相去数丈,其上枝叶缪结,根
  干所出,结成一门,下通车马往来,宋时物也。桂林有榕树门,状亦相似。门,
  古桂州南门,两榕根相夹为之,元至正间忽悴,平章唐元公祭之复生。
  ○ 完
  广州故屯田道署,有一树,通体根须蟠结,大可数十抱,枝短而劲。叶初发,
  细卷如辛夷之蕾,叶开则色殷红,望之如花。其树无花,叶即其花,叶至冬而落,
  春间乃发,初发又如笔管,粤人因名为管树。父老云:“此 完树也。”旧有一
  碑在树腹,兵妇得之以捣衣,有闻石声清越者求之,则冢宰李默所撰《孤树裒谈
  记》也,默常为屯田副使居此。予有《老树歌》云:“少参堂侧有老树,似榕非
  榕榕所寓。叶叶含苞如木笔,叶开忽似花争吐。花亦非花花不如,红浅绿深带膏
  露。千万根须作一身,虎倒龙颠应有故。”
  ○菩提
  诃林有菩提树,萧梁时,智药三藏自西竺持来,今历千余年矣。大可百围,
  作三四大柯,其根不生于根而生于枝,根自上倒垂,以千百计,大者合围,小者
  拱把。岁久根包其干,惟见根而不见干。干已空中无干,根即其干,枝亦空中无
  枝,根即其枝。其叶似柔桑而大,本圆末锐,二月而凋落,五月而生。僧采之浸
  以寒泉,至于四旬之久。出而浣濯,渣滓既尽,惟余细筋如丝,霏微荡漾,以作
  灯帷笠帽,轻弱可爱,持赠远人,比于绡 。其萎者以之入爨矣。予尝为菩提诗,
  有云:“菩提有灵树,植自萧梁年。智药所移根,航海来炎天。岁久干中空,苍
  皮相纠缠。根须自上生,千百垂连卷。大者成虬螭,小者藤萝穿。结束成一身,
  四体何拘挛。下枝多洞穴,崩陷至三泉。上枝虽臃肿,亦自方且圆。雷霆日大索,
  鳞爪无留奸。神火所焦灼,千寻亦童颠。二月叶始陨,槎 牙余一拳。叶状如柔
  桑,五月争新妍。僧伽汇成纱,弱薄如翅蝉。持以遗远方,恍忽鲛绡烟。南中多
  怪木,巨者惟木棉。柯作女珊瑚,丹葩烧天边。开时无一叶,一一烽火然。光如
  十日出,吞吐海东偏。么凤巢蕊中,血染绿毛鲜。复有细叶榕,交阴连陌阡。根
  须亦倒生,合抱为一椽。纵横作广厦,户牖相盘旋。腹大容十牛,亦可藏舟船。
  皮肤左右纽,瘿瘤以万千。士女所婆娑,伏腊拜必虔。菩提更神怪,与之难比肩。
  大士昔灌溉,甘露流涓涓。左与诃子接,右与 婆连。蒲葵居门外,其寿亦彭 。
  下滋达磨井,上蒙虞翻园。肥沃多火膏,咸气不能宣。菩提所覆被,细草皆芊绵。
  累石作香台,虫蚁愁攀援。”
  ○荔枝
  荔字从艹从E48,不从E49,E48音离,割也。E49音协,同力也。
  荔字固当从E48,《本草》谓荔枝木坚,子熟时须刀割乃下。今琼州人当荔枝
  熟,率以刀连枝斫取,使明岁嫩枝复生,其实益美。故汉时皆以为离支,言离其
  树之支,子离其枝,枝复离其支也。
  南方离火之所出,荔枝得离火多,故一名离支,亦曰丽支。丽,离也,丽文
  从两日,天地之数,水一而火二,故丽从两日。日为五行之华,月为六气之精,
  日丽乎支,犹之乎日出于扶桑也。丽支乃震木之大者,震木以扶桑为宗子,而丽
  支其支子,故曰丽支也。日出于离,离尽午中,故丽支以夏至熟。离为坤之中,
  其色黄,故曰黄离。丽支之核,外赤而内黄,则黄离之美也。坤之中其味甘,故
  曰甘节,丽支之肉,少酸而多甘,则甘节之吉也。又荔枝核之小者名节核。
  荔支以腊而萼,以春而华,夏至而翕然子赤,生于木而成于火也。皮红肉白
  而核复纯丹,火包其外复孕其中也。肉白为金,金为内外火所炼,故味醇和而甘。
  其液乃金水之精,甘又属土,备五行之粹美,而以火为主者也。粤以火德王,凡
  花多朱色皆火花,实多朱实皆火实,太阳烈气之所结。火实之属凡百种,而荔枝
  为长,火为母,荔支则火之长子也。荔支以增城沙贝所产为最,土黄润多沙,潮
  味不到,故荔支绝美,自挂绿以下数十种,色、香、味迥异他县。好事者当未熟
  时,先以兼金购之,乃得。其状元红等,贱如菽粟,岁收数千万斛,贩于他方,
  非所急矣。自挂绿至状元红,皆山枝,火山之属也。火山善变,滋味百出,随其
  土为高下,然迟熟,熟必在水枝之后。水枝以黑叶为上,黑叶又以番禺古坝所产
  为上。顺德之三贵次之,龙眼以顺德之陈村北 为上。番禺之韦涌次之。龙眼必
  经博接乃子,花头十汰七八,子乃甜大而多,荔枝花头不可汰。语曰:“荔枝惜
  花,龙眼惜子。”又曰:“荔枝十花一子,龙眼一花十子。”荔枝又贵以沃土厚
  培,使根深不拔,膏泽上行,沙水下渗。然后枝条郁茂,实不裹刺,上广下尖,
  樽肩壶腹而成嘉种。语曰:“荔枝宜肥,龙眼宜确。”又荔支属火,宜使向阳,
  龙眼属水,宜向阴,荔枝之阳子甜,龙眼之阴子甜。语曰:“当日荔枝,背日龙
  眼。”予诗:“龙眼独从阴处长,荔枝先向日边红。”其甜曰上糖,酸曰上水,
  三月熟者曰三月青,四月熟者曰犀角子,七夕曰七夕红,而大熟于小至。以蝉鸣
  为候应,此时熟者曰金钗子,实大核小,昔人解金钗而得其种,或谓即黑叶也。
  荔支叶青绿,此独黑,故曰黑叶。广人为荔脯者多黑叶,次曰进奉,曰大造,曰
  塘茔,是皆水枝之贵者也。当摘时宿之井中,沃以寒泉,火气既去,金液斯纯,
  以正阳精蕊,而配以正阴津液,水火既济,斯为神仙之食。予诗云:“露井寒泉
  百尺深,摘来经宿井中沈。日精化作月华冷,多食令人补太阴。”火则寒之,水
  则热之,此食荔枝之法也。水枝食罢,乃食山枝,山枝之美者多无核,近蒂一点
  檀晕,微作核痕,又多双实,实皆宽膊尖腰。一种大如拇指,长而不圆,状若玉
  兰之蕾,味香以脆,触其壳即爆开成两,亦无核,即有亦甚微小,名马口铃,出
  番禺平山。又一种大如龙眼,亦无核,绝香,名曰香荔,出新兴。然皆不如挂绿
  之美。挂绿者,红中有绿。或在于肩,或在于腹,绿十之四,红十之六。以阳精
  深固,至秋而熟,生只数十百株,易地即变,爽脆如梨,浆液不见,去壳怀之,
  三日不变。其曰凝冰子者,以日照之,内外洞彻,微核在中,半明半灭,又绝异。
  予诗:“照人最是凝冰子,五月光生一片寒。未启朱苞光已出,可怜更在水精盘。”
  其曰水浮子者,重而不沈,以置水中,随波下上。又有如素馨香者,如露花,如
  丁香者。丁香有大小之分,与小华山、绿罗衣、交几环三种皆绝美,是皆火山之
  属。湛文简公昔从枫亭怀核以归,所谓尚书怀者也。又有名公领孙者,每一大者
  有十余小者环之,其色红绿各半,味亦美,大者微有核。有曰丫髻,形最小,生
  皆并蒂,故曰丫髻。多无核,即有亦小,名曰焦核。有曰将军荔,最大,核亦大,
  然肉多不觉。是皆山枝之贵者也。东粤故多荔枝,问园亭之美,则举荔枝以对,
  家有荔枝千株,其人与万户侯等。故凡近水则种水枝,近山则种山枝,有荔支之
  家,是谓大室。当熟时,东家夸三月之青,西家矜四月之红,各以其先熟及美种
  为尚。主人饷客,听客自摘,或一客而分一株,或一株而分十客,各以其量大小,
  受荔枝之补益。莫不枕席丹肤,沐浴琼液,既饱复含,未饥先擘,或辟谷者经旬,
  或却荤者连日。其有开荔社之家,则人人竞赴,以食多者为胜,胜称荔枝头状,
  少者有罚,罚饮荔枝酒数大白。盖荔枝多食,未尝伤人,饮蜜一杯即解。或以青
  盐调白火酒饮,或饮荔枝酒过醉,则以荔支壳浸水饮。又荔支多露,有过食者,
  昧爽就树间先吸其露,次咽其香,使氤氲若醉,五内清凉,则可以消肺气,滋真
  阴,却老还童,作荔支之仙。白莎云:“我是荔支仙,得此法也。”
  广州凡矶围堤岸,皆种荔支、龙眼,或有弃稻田以种者。田每亩,荔支可二
  十余本,龙眼倍之,以淤泥为墩,高二尺许,使潦水不及,以刍草盖覆,使烈日
  不及。而龙眼之干,欲其皮中之水上升,以稻 旱束之。欲其实多而大,以盐瘗
  之。生虫,则以铁线濡药刺之,否则树尽蠹。凡龙眼用接,荔支用博。博之法,
  当花发时,以其枝削去青皮寸许,傅之以土,子结后枝即生根,乃落之为栽。接
  之法,以核漏出萌芽,长至三四月为栽,乃以龙眼之枝屈而接之,其栽之枝叶尽
  脱,乃以树上之枝叶为栽之枝叶。其法与闽中异。闽之龙眼树,三接者为顶圆。
  核种十五年始实,实小不可食,则锯木之半,以大实之幼枝接之。至四五年,又
  锯其半接如前。如此者三数次,其实满溢,倍于常种。若一二接即止者,形小味
  薄,不足尚也。二接者曰钅咸树,未接者曰野{ 老},广之龙眼,大率野{ 老}
  多,故不及闽。广荔枝种之四年即实,龙眼必至五年。荔支岁初而蕾,二月而花
  发,发时多电,则花落实小,多雨则花腐,少雨则花液相胶而不实。估计者,视
  其花以知其实多少而判之,是曰买焙,其人名曰焙家,龙眼亦然。顺德多龙眼,
  南海、东莞多荔枝,多水枝,增城多山枝。每岁估人鬻者,水枝七之,山枝三四
  之,载以栲箱,束以黄白藤,与诸瑰货向台关而北,腊岭而西北者,舟船弗绝也。
  然率以荔枝、龙眼为正货,挟诸瑰货,必挟荔枝、龙眼,正为表而奇为里,奇者
  曰细货,不欲居其名,所谓深藏若虚也。广人多衣食荔枝、龙眼,其为栲箱者打
  包者各数百家,舟子车夫,皆以荔枝、龙眼赡口。而予家在扶胥南岸,每当荔枝
  熟时,舟自扶胥历东西二洲至于沙贝,一路龙丸凤卵。若丘阜堆积,估人多向彼
  中买卖,而予亦尝为荔枝小贩。自酸而食至甜,自青黄而食至红,自水枝食至山
  枝,自家园食至诸县,月无虚日,日无虚晷,凡四阅月而后已。比邻有大石村,
  荔枝尤盛,以予不及往,则以荔枝为酒相饷。而予又得藏荔枝法,就树摘完好者,
  留蒂寸许蜡封之,乃剪去蒂,复以蜡封剪口。以蜜水满浸,经数月,味色不变,
  是予终岁皆有鲜荔支之饱,虽因之辟谷可矣。伊尹言:“丹山之南,有凤丸。”
  沃民所食,凤丸必荔支也,所谓仙人之美禄非耶。
  ○龙眼
  荔支与龙眼皆成于火,而荔支先熟,龙眼继之,故广人名曰荔奴。予谓荔支
  火之牡也,龙眼火之牝也,牡大而牝小,故荔支大于龙眼。而龙眼以初秋熟,又
  得金气,金以黄为纯,故龙眼色黄,火以赤为正,故荔支色赤。荔支肉白而核赤,
  火在金中也,龙眼肉白而核黑,水在金中也。火在金中,故荔支性热,水在金中,
  故龙眼性寒。而皆为乾之木果,乾为金,金得火而热,荔支之所以为阳也。金得
  水而寒,龙眼之所以为阴也。龙眼花时,以天昧爽取其露以点饮食,绝甘美,胜
  于荔支花露,此又金水之精也。
  闽中龙眼熟时,儿童食之而肥,谓之龙眼长。广中不然,儿童多食辄患瘕,
  以焙乾者为贵。其黄皮者子大,皮黄而薄滑无点,青而有点者,子在大小之间,
  皆甚甜。最大者孤圆,次金字、山字、南字,小者蜜糖埕,迟者秋风子。每一年
  多,则一年少,闽中谓之歇枝,广中谓之养树,岁岁丰盛,则树易衰。养之而后,
  经久不坏,子且繁大。盖树自养,非人养,或龙眼荔支皆养,或各养。
  顺德之锦鲤海,诸邑龙眼若于此贸易,谓之龙眼市,增城之沙贝,则荔支市
  也。予诗:“端阳是处子离离,火齐如山入市时。一树增城名挂绿,冰融雪沃少
  人知。”又云:“六月增城百品佳,居人只贩尚书怀。玉栏金井殊无价,换尽蛮
  娘翡翠钗。”盖市中所贩,大抵状元红、小华山诸种,皆火山之属,所谓尚书怀
  者也。若挂绿、玉栏、金井,则夜光无价,非可以金钱而得之。
  舟自南海之平浪三山而东,一带多龙眼树,又东为番禺之李村、大石,一带
  多荔枝树。龙眼叶绿,荔枝叶黑,蔽亏百里,无一杂树参其中,地土所宜,争以
  为业,称曰龙荔之民。
  龙眼多食益智,予诗:“采摘日盈筐,香生比目房。食多能益智,本草有仙
  方。”又诗:“益智为龙眼,蠲愁是荔支。”龙眼产廉州者尤美。东坡云:“廉
  州龙眼,色味殊绝,可敌荔支。”
  ○梨
  予所居覆船山下曰沙梨园,地皆黄细沙,多井气,掘地尺许,水銔 々上溢。
  天大雨,水迸出庭际有似氵粪泉,所食井深四尺许,水尝 滥至眉,冬不乾涸,
  味甘冽。上有梨一株,根得美泉滋沃,结实独异,以二月花者八月熟,九月花者
  正月熟,岁凡两熟。正月熟者曰雪梨,稍小,味益清。叶凡二落,落于七月者深
  红,于正月者色微紫,予斋中煮茗多用之。树甚古,作五大柯,横直者半,直者
  高出檐端。月夕布影扶疏,叶丹花白,离离相间,若在罗浮老梅之下。予诗云:
  “春来始落叶,叶尽梨花开。”又云:“先秋叶半红。”又云:“儿小方垂{ 髟
   },能争掌上梨。”谓此。
  ○橄榄
  橄榄,有青、乌二种,闽人以白者为青果,粤中止名白榄,不曰青果也。白
  榄利微,人少种,种者多是乌榄,下番禺诸乡为多。种至两岁,乌榄秧长八九尺,
  必扦之乃子,扦至三年而子小收,十年而大收矣。其树本高而端直多独干,至顶
  乃布枝柯,有雌有雄,雌子而雄花,雄者俗曰榄公。榄公不实,以雌者插之,使
  雌雄相合乃实,雄为主,雌为客,犹妇之归于夫也。子如枣大,长寸许,光无棱
  瓣,先生者下向,后生者上向,八九月熟。梯之击以长竿,或刻其干东寸许,纳
  以红盐,则其干东子落,刻其干西或南北寸许亦然,古诗所谓“纷纷青子落红盐”
  也。白榄以白露后食不病虐,其性热,食时须去两端,初嚼苦涩,久乃回味而甘,
  故一名味谏,粤人有欲效其友忠告者,辄先赠是果。其色白,可以和气,虽有愤
  戾,食之潜消。以沸汤点之,色淡碧,芬如兰臭,可以香口,绝胜鸡舌香。乌榄
  子大肉厚,其性温,故味氵啬甘,以温水泡软,俟紫脂浮溢乃可食。水冷则湿生
  胶,热则肌肤反实,故必温水之和乃醇,其性亦有婉谏之道焉。白者亦曰雄,乌
  者亦曰雌,白阳而乌阴,阳故色白而行气,阴故色红而补血,阴故乌者有仁可食,
  阳故仁小而不成,此其别也。《酉阳杂俎》以枝南向者为橄榄,东向者为木威,
  高、雷间则以乌者为木威。予诗:“山果木威香。”有龙苁果者,木干中空,高
  二三丈,亦有雌雄,雄者不实,雌不花,雄之花即雌之实,雄不自为实,雌亦不
  自为花也。雄雌并植始实,实如王瓜,一枝环绕数十枚,煮之味类匏,特出惠州,
  亦橄榄之类。
  ○槟榔
  槟榔,产琼州,以会同为上,乐会次之,儋、崖、万、文昌、澄迈、安定、
  临高、陵水又次之,若琼山则未熟而先采矣。会同田腴瘠相半,多种槟榔以资输
  纳,诸州县亦皆以槟榔为业,岁售于东西两粤者十之三,于交趾、扶南十之七,
  以白心者为贵。暹罗所产曰番槟榔,大至径寸,纹粗味涩,弗尚也。三四月花开
  绝香,一穗有数千百朵,色白味甜,杂扶留叶、椰片食之,亦醉人。实未熟者曰
  榨榔青,青,皮壳也,以槟榔肉兼食之,味厚而芳,琼人最嗜之。熟者曰槟榔肉,
  亦曰玉子,则廉、钦、新会及西粤、交趾人嗜之。熟而乾焦连壳者曰枣子槟榔,
  则高、雷、阳江、阳春人嗜之。以盐渍者曰槟榔咸,则广州、肇庆人嗜之。日暴
  既干,心小如香附者曰干槟榔,则惠、潮、东莞、顺德人嗜之。当食时,咸者直
  削成瓣,干者横剪为钱,包以抚 ニ,结为方胜,或如芙蕖之并跗,或效蛱蝶之
  交 。内置乌爹泥石灰或古贲粉,盛之巾盘,出于怀袖,以相 寿献。入口则甘
  浆洋溢,香气薰蒸,在寒而暖,方醉而醒。既红潮以晕颊,亦珠汗而微滋,真可
  以洗炎天之烟瘴,除远道之渴饥,虽有朱樱、紫梨,皆无以尚之矣。若夫灰少则
  涩,叶多则辣,故贵酌其中。大嚼则味不回,细咽则甘乃永,故贵得其节。善食
  者以为口实,一息不离,不善食者汁少而渣青,立唾之矣。予尝有竹枝词云:
  “日食槟榔口不空,南人口让北人红。灰多叶少如相等,管取胭脂个个同。”谓
  此。粤人最重槟榔,以为礼果,款客必先擎进,聘妇者施金染绛以充筐实,女子
  既受槟榔,则终身弗贰。而琼俗嫁娶,尤以槟榔之多寡为辞。有斗者,甲献槟榔
  则乙怒立解,至持以享鬼神,陈于二伏波将军之前以为敬。按《本草》以小而味
  甘者为山槟榔,大而味涩者为猪槟榔,最小者曰{艹纳}子,又名公槟榔。圆大者
  名母槟榔。雷氏言:尖长有紫文者名槟,圆大而矮者名榔。榔力大,槟力小,今
  医家亦不细分,但以状作鸡心,稳正不虚,内有锦文者为佳。予谓宾与郎皆贵客
  之称,嵇含言:交广人客至,必先呈此果。若邂逅不设,用相慊恨,槟榔之义,
  盖取诸此。越谣云:“一槟一榔,无蒌亦香。扶留似妾,宾门如郎。”宾门即槟
  榔也。又云:“槟榔为命赖扶留。”
  ○桄榔
  桄榔似 榈而多节,巨者径二三尺,干长五六丈,至杪乃柯条相比。叶生
  于杪,不过数十百叶,叶下有须,长短如鹿马尾,微风动之,萧疏可爱。花开成
  穗,绿色,子如青珠。每一树辄有青珠百余,条须多于叶,珠又多于须,风飘
  之,若水帘缤纷而下垂也。广人遇旱,每以珠结香亭,舁之祈祷,谓可致雨。子
  红熟者,连瓤食之颇甜,皮中有白粉,曰桄榔面,故海南人有“槟榔为酒、桄榔
  为饭”之语。其心似藤心。以为炙,亦滋腴极美。南方奇木故多 樵本,而皆
  可食,恍榔盖其一云。桄榔一名须木,语云:“毋言天涯,可以为家。食有须木,
  饮有酒花。”谓此。木色类花梨而多综纹,珠晕重重,紫黑斑驳,可以车镟作器,
  须可织巾及扫帚,肌甚刚,可作钅吴锄及枪以代铁,番人多用之。下四府人以其
  小者为屋椽,为梁柱,然多空心,与槟榔、椰、蒲葵三种,皆号木中之竹。槟榔
  叶小椰叶大,二种取其实。桄榔取其材,蒲葵取其叶。一种南椰取其粉。皆南天
  之奇植也。诸祠宇多植桄榔、蒲葵、木棉,佛寺多植菩提,里社多榕,池塘堤岸
  多水松、荔支。广州诃林,旧多诃子、频婆,其菩提树,植自萧梁年间,为诸寺
  菩提之祖。南海庙波罗蜜树,亦为十郡波罗蜜祖。广州屯田道署有 完树,若榕
  非榕,榕冬时叶不萎落, 完则尽落,亦数百年物,为诸 完之祖。故广州城中
  老树,以诃林菩提及此 完并称,而桄榔则最古者少矣。
  ○椰
  椰产琼州。栽时以盐置根下则易发,树高六七丈,直竦无枝,至木末乃有叶
  如束蒲,长二三尺。花如千叶芙蓉,白色,终岁不绝。叶间生实如瓠系,房房连
  累,一房二十七八实,或三十实,大者如斗,有皮厚苞之,曰椰衣。皮中有核甚
  坚,与肤肉皆紧著。皮厚可半寸,白如雪,味脆而甘。肤中空虚,又有清浆升许,
  味美于蜜,微有酒气,曰椰酒。苏轼诗:“美酒生林不待仪。”言椰子中有自然
  之酒,不待仪狄而作也。琼人每以槟榔代茶,椰代酒,以款宾客,谓椰酒久服可
  以乌须云。予诗:“琼南无酒家,酒向椰中取。椰子有一心,出酒如娘乳。”又
  云:“椰心在酒中,大似银桃子。浸以玉浆寒,食之甘且旨。”椰心色白而甘在
  酒中,大小不一,宜以槟榔兼嚼之。雷、琼妇女多鬻槟榔于市,以浮留叶结叠鸳
  鸯相饷,潜点椰心其中。予有竹枝词云:“数钱争出手纤纤,叶结鸳鸯满翠奁。
  莫道槟榔甘液好,买侬椰子更心甜。”凡拣椰子,以手摇之,听其中水声清亮,
  则其心大而甜,其肉厚,其壳亦坚,水声浊则否。盖椰心以水而养,椰无水则无
  心,往往而是。琼州歌有云:“不买椰衣只买心。”
○橘柚
  吾粤多橘柚园,汉武帝时,交趾有橘官长一人,秩一百石,其民谓之橘籍,
  岁以甘橘进御。王逸云:“东野贡落疏之文瓜,南浦上黄甘之华橘。”是也。唐
  有御柑园,在罗浮。按罗浮柑子,开元中,始有僧种于南楼,其后常资进献,其
  属有赭、黄二色,大三寸者,黄者柑, 者橘也。化州有橘一株在署中,月生
  一子,以其皮为橘红,瀹汤饮之,痰立释。曩亦进御,今为大风所拔,新种一
  株,味不及。化州故多橘红,售于岭内,而产署中者独异其类。有曰橙者,皮厚
  而皱,人多以白糖作丁,及佛手、香椽片为蜜煎糁,货之。橘 有红白,大者曰
  柚,最大者曰镭柚,小曰逻柚,熟于早禾时曰禾辘,以其极圆,故曰逻曰辘也。
  春时,儿女蒸取柚花油,以作香胆口脂,谓可美颜。有香柚者,出增城,小而尖
  长,甚芬郁,入口融化。然其性能化物,不能自化,虽香液饴津,甘浆浸齿,多
  食之辄能病人。近为贪令所苦,每出教,取至万枚,需金以代,今树亦且尽矣。
  柑亦橘之类,以皮厚而粗点及近蒂起馒头尖者为良。产四会者光滑,名鱼冻柑,
  小民供亿亦苦,柑户至洗树不能应。产增城者,以沙贝、东洲、西洲为贵,其土
  高,多细白沙,与海潮远,咸味不接,故甘美。荔支亦然。凡食柑者,其皮宜阳
  擘,不宜阴擘,阳擘者自上而下,下者蒂也,阴擘自下而上,则性太寒,不宜入
  药。其未熟而落者青皮,年久而芳烈入脑者陈皮,逾岭得霜雪气益发香。橙皮辛
  性温,主消肠胃中恶气,兼醒宿酲。外有水橙,似柑而稍大,皮甜可食。又有桔,
  亦与柑类。曰蜜柑者,小而甘。曰松皮桔者,皮红不粘,肉微酸。其皮皆不及柑。
  一种名黄淡子,色黄味酸,花可薰香,是曰塌橘。又有壶橘、山橘,性皆畏冷不
  宜肥,肥则春分后多死,故宜种于山谷间。其木善生蠹,而蚂 岂气辛,可以养
  之。有曰岑梨,即橙梨,大如橘味。又有金橘,最小,剥皮则酢,合食则甘,皆
  厥包之珍也。香橼,一曰枸橼,以高要极林乡为上,其状如人手,有五指者曰五
  指柑,有十指者曰十指柑,亦曰佛手柑。有单拳有合掌不一,花开即见其子于蕊
  中,子成长如小瓜,皮若橙柚而光泽,肉甚厚,色白如肪。然亦松虚,味短,惟
  香芬大胜香橼,经久不歇耳。捣大蒜罨其蒂上,香更充溢。以汁浣葛 ,绝胜酸
  浆,一名飞穰。
  番禺鹿步都,自小坑火村至罗冈,三四十里,多以花果为业,其土色黄兼砂
  石,潮咸不入,故美。每田一亩,种柑桔四五十株,粪以肥土,沟水周之。又采
  山中大蚁,置其上以辟蠹。经三四岁,桔一株收子数斛,柑半之。柑树微小于桔,
  桔茂盛可至二十余岁,柑亦半之。熟时黄实离离,远近照映,如在洞庭包山之间
  矣。自黄村至朱村一带,则多梅与香蕉、梨、栗、橄榄之属,连冈接阜,弥望不
  穷,史所称番禺多果布之凑是也。吾粤自昔多梅,梅祖大庾而宗罗浮,罗浮之村,
  大庾之岭,天下之言梅者必归之。若荔支,则以增城为贵族,柑、橘、香橼,以
  四会为大家。岁之正月,广利墟卖柑橘秧者数十百人,其土良,其柑甜美,胜于
  四会、新兴。其种散在他处,香味迥殊,以故居人擅其利。番禺土瘠而民勤。其
  富者以稻田利薄,每以花果取饶,贫者乃三糯七 占,稼穑是务。或种甘蔗以为
  糖,或种吉贝以为絮。南海在在膏腴,其地宜桑,宜荔支。顺德宜龙眼,新会宜
  蒲葵,东莞宜香,宜甘蔗,连州、始兴宜茶子,阳春宜缩砂{艹密},琼宜槟榔、
  椰。或迁其地而弗能良,故居人利有多寡。
  ○波罗树
  波罗树,即佛氏所称波罗蜜,亦曰优钵昙。其在南海庙中者,旧有东西二株,
  高三四丈,叶如频婆而光润。萧梁时,西域达奚司空所植,千余年物也。他所有,
  皆从此分种。生五六年至径尺,削去其杪,以银针钉腰即结实。其实不以花,成
  实乃花。然常不作花,故佛氏以优钵昙花为难得。每树多至数十实,自根而干而
  枝条,皆有实,累累疣赘。若不实,则以刀斫树皮,有白乳涌出,凝而不流则实。
  一斫一实,十斫十实,故一名刀生果,其以乳而实者,乳,血也,犹人以母之血
  孕育而成形也。其根或行旁舍,则实潜结地中,熟而地裂,闻香始知,较枝干所
  生者尤美,此所谓无花之果也。广南无花之果,若古度子,若 猴桃,若杨
  子,凡有三四种,以波罗蜜为大。盖果之胎生者,果不以花,果成或一生花,盖
  其花不为果而生,可以花可以无花者也。天下有有花无果之花,即有有果无花之
  果,造物者固以不齐为道。《天问》云:“女岐无合夫焉取。”九子夫亦无花之
  果焉耳。波罗熟以盛夏,大如斗,重至三四十斤。皮厚有软刺, 如佛头旋
  蠃。肉含纯瓤,间叠如橘柚囊,气甚芬郁,有干湿苞之分。干苞者,液不濡腻,
  味尤甜。每实有核数百枚,大如枣仁,如栗黄, 刍熟可食,能补中益气,悦颜
  色。天下果之大而美者,惟此与椰子而已。庙中二树已朽,今所存是其萌蘖,亦
  大数十围,薜萝纠缠,枝柯臃肿,与诃子、槐、榕诸树,森列阶下,皆数百年物
  也。相传波罗国有贡使,携波罗子二登庙下种。风帆忽举,舶众忘而置之。其人
  望而悲泣,立化庙左。土人以为神,泥傅肉身祀之,一手加眉际,作远瞩状,即
  达奚司空也。庙以故及江皆名波罗。庙外波涛浩淼,直接重溟,狮子洋在其前,
  大小虎门当其口,欠伸风雷,嘘吸潮汐,舟往来者必祗谒祝融,酹酒波罗之树,
  乃敢扬 风鼓柁,以涉不测。
  ○诃子
  诃子,一作苛子,树株似无 患,花白子黄似橄榄,皮肉相著,以六路者为
  上。广州光孝寺,旧有五六十株,子小味不涩,多是六路,以进御,今皆尽矣。
  寺本虞翻旧苑,翻谪居时,多种苹婆、苛子树。宋武帝永初元年,梵僧求那罗跋
  跎三藏至此,指苛子树谓众曰:“此西方诃梨勒果之林也,宜曰苛林制止。”于
  是寺名诃林。寺中有达磨洗钵泉以此。木根蘸水,水故不咸,每七八月子熟,寺
  僧辄煎诃子汤延客,和以甘草,色若新茶,谓可变白髭发云。诃树不知伐自何时,
  今惟佛殿左有菩提一株,殿前有榕四株,门有蒲葵二株为古物。予诗云:“虞园
  虽是古浮图,诃子成林久已无。一片花宫生白草,牛羊争上尉佗都。”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