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中国文学艺术空间

谁在敲打了我的心灵

 
 
 

日志

 
 

《广东新语》清·屈大均●卷十九·坟语  

2010-12-16 16:51:46|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鼻天子冢
  始兴县南二十里,有鼻天子冢,或以为象,然象之称天子何也?《史记》云:
  禹践天子位,尧子丹朱,舜子商均,皆有疆土,以奉先祀,服其服,礼乐如之。
  以客见天子,天子弗臣。象当时岂以天子之弟亦载天子旌旗为禹宾客,隐然有天
  子之望欤?其或尧为挚之弟,代为天子,象当时亦尝为禹所让,几几有代位之事,
  有鼻之人属望,因亦称之为天子欤?《山海经》称丹朱曰帝,则亦可称象天子欤?
  其葬始兴也,或当舜南巡狩,象尝朝见于南岳,因从舜以至曲江、始兴之间,象
  薨,即葬于其地欤?零陵县今有有鼻墟,而道州亦称有Φ地。有Φ者何?有鼻也。
  岂有鼻之地甚广,自零陵至始兴皆象之封内欤?然舜尝于曲江奏箫韶,曲江在始
  兴下流,舜崩葬九疑,而商均窆其阴。《大荒南经》称:赤水之东,苍梧之野,
  舜子商均所葬。舜崩而子弟陪葬,礼也。始兴密迩九疑,何当时臣庶不以象陪葬,
  抑象薨在舜陟方之先欤?《括地志》称:鼻亭神在道县北六十里。相传舜葬九疑,
  象尝至此,后人因立祠名鼻亭神。则象薨于舜陟方之后可知矣。传曰:舜葬苍梧,
  象为之耕。象,舜之弟也。耕者其为兄守视祭田欤?九州之大,舜乃封象有鼻以
  为其寝陵主,岂舜故有神灵,先知其将崩于苍梧欤?象既笃友爱之情,自宜遗命
  陪葬梧野。今二冢相望数百里而遥,岂舜神明之所安欤?《礼记》曰:舜葬苍梧,
  二妃不能从。或谓二妃葬衡山。衡山在零陵郡,地去苍梧不远。何当时二妃亦皆
  不得 葬欤?吾闻象有神灵,宋时有掘鼻天子冢者,见铜人数十,拥笏列侍,
  俄闻墓中击鼓大呼噪,惧弗敢入。岂象时已有铜人殉葬之事欤?然零陵尝得白玉
   ,乃西王母所献,而舜以殉葬者。则象冢中亦宜有异宝欤?舜之亲爱,天下莫
  不闻知,当 时,象既为舜所化,必有功德于其国,国人之不敢犯斯冢也。
  自有虞时至宋,亦云久矣。舜崩,四海丧之如考妣,爱象者,所以爱舜也。舜放
   兜崇山以变南蛮,考《书疏》:崇山在衡岭之间,与有鼻不远。南蛮风俗于变
  为中华,意象必有力焉。南裔之人,为之建祠庙、守丘墓,必不偶然。予尝欲至
  其冢,立一丰碑,书之曰:“古帝舜之弟有鼻国君之冢。”以示后人。或曰:按
  越灭吴,遂有南海,其后越为楚所灭,越王子孙自丹阳皋乡人始兴,有皋天子城。
  其曰鼻天子墓者,或越王子孙死葬始兴,因称墓曰皋天子不可知。鼻者,皋字之
  讹也。曰天子者,句践大霸称王,其子孙因僭称天子也。则亦一说也。
  ○越佗墓
  南越武王赵佗,相传葬广州禺山,自鸡笼冈北至天井,连山接岭,皆称佗墓。
  《交广春秋》云:佗生有奉制称藩之书,死有秘异神密之墓。是也。孙权尝遣交
  州从事吴瑜访之,莫知所在。独得明王婴齐墓,掘之,玉匣珠襦,黄金为饰,有
  玉玺金印三十六,铜剑三,烂若龙文。而文王胡墓亦莫知其处。佗墓后有大冈,
  秦时占者言有天子气,始皇遣使者凿破此冈,深至二十余丈,流血数日。今凿处
  形似马鞍,名马鞍冈。其脉从南岳至于大庾,从大庾至于白云,千余里间,为危
  峰大嶂者数百计。来龙既远,形势雄大,固宜偏霸之气所钟也。冈南至禺山二十
  里,禺山南至番山五里,二山相属如长城。南控溟海,木棉松柏刺桐之属,一望
  葱青,实为灵穴之所结,故佗墓营焉。自南汉刘Ζ铲平二山,积石于番为朝元洞,
  积沉香于禺为清虚台,而地脉中断,然霸气亦时时郁勃。元至正间,广州人林桂
  芳兵起,称罗平国。南海人欧南喜兵起称王。又至元间,增城人朱光卿兵起,称
  大金国。他如邵宗愚、王成辈,争战纷纭,么麽草窃。是皆以东粤天险,绝五岭,
  通二洋,可以纂赵、刘之业而抗中原也。独东莞何真,灼知天命有归,不敢妄为
  一州之主以祸生民,诚为识时俊杰也者。洪武初,永嘉侯朱亮祖戡定南粤,于越
  秀山巅建望楼,高二十余丈,以压其气,历二百余年,清平无事。黄萧养僭称齐
  帝,即位五羊驿馆,逾月而亡,盖其验焉。岭南形势,盖与曩时大异,风气既开,
  峤路四达,梅关横隘,车马周行,泷水漓川,舟航交下,虽有强兵劲马,戍守不
  给,一夫夺险,势若山崩矣。
  ○任嚣墓
  任嚣墓,在南海县西北二里,墓上旧有庙,今无。今镇海楼左,但有三君祠
  一区,祀嚣及赵佗、陆贾耳。当始皇时,南海尉屠雎以苛法钳制粤人,粤人不服,
  乘秦人疲惰,潜出奇兵攻之,遂破五军。嚣至,抚绥有道,不敢以秦虎狼之威,
  复加荒裔,于是民夷稍稍安辑。当是时,秦北有蒙恬,威 漠庭,南有任嚣,恩
  洽扬越,而始皇乃得以自安。其后项、刘并起,豪杰纷争,莫知所向。而甘公乃
  教张耳曰:汉王之入关也,五星聚东井。东井者,秦分也,先至必霸。自甘公此
  说一倡,而天下皆归心汉矣。嚣亦善识天文,能知五星余气及越门为南方偏霸之
  象,卒教尉佗成其业。故张耳之归汉也以甘公,而富贵数世,尉佗之自立也以任
  嚣。而享国五传,是皆以天文决之。
  光孝寺后有楚冢,宋时有发之得宝玉剑佩之类。予疑楚冢即任嚣冢。盖嚣墓
  相传在南海县治西北二里,光孝寺正其地也。
  ○刘Ζ墓
  刘Ζ墓,在番禺东二十里。其地有南亭、北亭,海潮围绕,中不过十余里。
  墓在北亭洲旁,疑即昌华苑地也。崇祯九年秋,洲间有雷出,奋而成穴。一田父
  见之,投以石,空空有声,乃内一雄鸡,夜尽闻鸡鸣。于是率子弟以入。堂宇豁
  然,珠帘半垂,左右金案玉几备列。有金人十二,举之重各十五六斤。中二金像
  冕而坐,若王与后,重各五六十斤。旁有学士十八,以白银为之。地皆金蚕珠贝
  所筑。旁有便房,当窗一宝镜,大径三尺,光烛如白日。宝砚一,砚池中有一玉
  鱼能游动。碧玉盘一,以水满注其中,有二金鱼影浮出。他珍异物甚众,不可指
  识。田父先持镜归,光动邻舍。亟扑碎之,有一珠,入夜辄作怪状,惧而弃之。
  于是邻人觉而争往,遂白邑令。令亟临其地视搜发,令得玉枕一、金人四以归。
  玉枕作卧虎形,长可尺许,大小珠见风悉化灰土,口含之而出,乃得完好。承棺
  有黄金砖四。棺既斧碎,有怀其发齿以出者。一碑当穴门中立,辞称:“高祖天
  皇大帝哀册文,翰林学士知制诰正议大夫尚书右丞相紫金袋臣卢应敕撰并书。”
  其所为大帝者,崩于岁壬寅四月甲寅朔越廿四月丁丑,号为大有十五年,葬以光
  天元年,陵曰康陵,盖刘Ζ墓也。Ζ者,清海军节度使刘隐之弟。伪梁常封隐南
  海王,隐卒,Ζ嗣。贞明三年,僭称帝于广州,改元乾亨,国号大越。又明年而
  更号汉。其九年白龙见,改元白龙。Ζ初名俨,至是复改名Ζ,以应白龙之祥。
  又二年,楚师来侵,Ζ惧,以《周易》筮之,遇大有,复以大有称元。十有五年
  而Ζ卒,子玢立,改元光天。Ζ即俗所称刘岩是也。岩乃俨之亥文也。考《奇名
  编》,无刘俨名。彼初实名严,后改Ζ,其字为俨,故遂讹为俨耳。刘Ζ字为严
  特制,取飞龙在天之义,盖效武后之作 字。Ζ在位,专以惨毒为事,所诛杀粤
  人,若刈菅草。死后数百年,粤人始得而甘心之。所谓天道好还,非耶!尉佗有
  功德于民,死葬禺山,人不忍言其故处。仁与不仁之报,盖若是哉!
  ○刘钅长墓
  刘钅长墓,在韶州治北六里白虎山,宋太祖尝封钅长为南越王,故亦曰越王
  山。降王而得返葬故园如钅长者,在昔无几,宋太祖之仁也。
  ○永福陵
  宋端宗崩于砜洲时,曾渊子充山陵使,奉帝还殡于沙冲马南宝家,佯为梓宫
  出葬,其实永福陵在 山也。今新会寿星塘山中,有陵迹五处,以遗民隐讳,故
  得免于会稽之祸。予尝访其迹,吊之曰:“一路松林接海天,荒陵不见见寒烟。
  年年寒食无寻处,空向春山拜杜鹃。”又曰:“万古遗民此恨长,中华无地作边
  墙。可怜一代君臣骨,不在黄沙即白洋。”又曰:“北狩南巡总寂寥,空留А土
  是前朝。凭君莫种冬青树,恐有人来此射雕。”
  ○杨太后陵
  杨太后陵,在 山海滨。番禺张诩铭云:“朝闽夕广,提二弱孤。依臣张陆,
  为宗社图。所奔波者,赵氏块肉。今则亡矣,伊畴之属。茫茫大海,履之若无。
  止见仁义,不见其躯。曹娥死孝,贞义死信。惟后死之,仁至义尽。山陵峨峨,
  尺土孔多。六鳌擎负,毋使随波。”布政使刘大夏尝过慈元陵,泫然曰:后死国
  而弗祀,义弗称。谋立庙 门之上,人感其意,不日而就,是为全节庙。
  ○香头坟
  香头坟,在新宁县境。宋末帝舟次 门,新宁有伍隆起者,以三世受国厚恩,
  非死不报,于是贡米七千石,率其乡人捍卫。时贼臣张弘范已入广州,隆起奋身
  与战,累日不沮,潜为其下谢子文所杀,以首投降。丞相陆秀夫使人收葬,以香
  为首,其坟因曰香头坟。予铭之曰:“天生沉檀,以为君首。血肉非香,乌鸢所
  有。斫以良工,其大如斗。玉粹金纯。黄泉不朽。”
  ○李子长墓
  李子长墓,在西樵云路村。其碑曰:“明抱真先生李子子长之墓。”霍文敏
  公所书也。子长,顺德人,名孔修。初赴省试,以搜简过严,叹曰:“此岂朝廷
  所以待士耶!”掷砚而去。今贡院右,有掷砚亭存焉。常从白沙先生问学,得无
  欲之旨,操行廉洁,人不可得而衣食之。布政使朱英饷米二十余石,固辞不获,
  乃悉举所有瓶、盎、盘、 之属以贮米,才容一二石许,余则不受。遇空辄画猫
  儿卖之,毛骨如生,鼠见惊走。其山水、翎毛亦精绝,人争宝重,然皆不肯多画。
  平居大帽深衣,入夜不解,闭户静默,人希见其颜面。间出,则市人环观,以为
  异物。举止雍容,择地乃蹈,遇雨辄拱手徐行。人曰:“先生何不趋,雨泷冻透
  衣矣。”曰:“前路岂无雨耶?”行益从容。人皆笑之。至今广人言迂拙者,犹
  曰子长子长云。尝诣县输粮,令见其容止有异,问姓名,弗答,第拱手。令叱之,
  则再拱手,令怒以为不逊,笞之五,竟无一言而出。白沙戏之曰:“如何叉两手,
  刚被长官笞。”传者以为美谈。晚于道深造,年九十余,无疾卒。文敏葬之西樵,
  称曰:“白沙抗节振世之志,惟子长、谢佑不失。”或问子长废人有诸?陈庸曰:
  “子长诚废,则颜子诚愚矣。”佑,字天锡,南海人。亦早弃诸生,从白沙游,
  安贫味道,人称为二高。子长无子,今西樵人以祭于社,为社师。
  ○彭烈女墓
  彭烈女墓,在广州大北门外百余武。烈女往为某家婢,色情婉美,其主已许
  字亻兼某矣。一夕欲娆之,坚拒不可,主乃逐亻兼以绝其意。亻兼临行有言弗逊,
  主怒挞之数百,肩背流血。烈女遂自缪,死前谓侪曰:“某亻兼受大杖,凡以我
  也。我食主与母十余年矣,顾义有所不可。”言短而深,主懊悔无极,葬之郭外。
  番禺令冯蕖表其墓,铭曰:“夫为人奴,侬乃婢子。雠主不能,侬则当死。”
  ○双燕窝冢
  从化有殷氏女者,水西香家人,生员朝辂女也。年十六,许嫁锺氏子。锺氏
  子死,讣闻,女默然,徐更衣自经。两家合葬之,称其冢曰双燕窝。予为之赋,
  有云:“双燕复双燕,生时不相见。相见在黄泉,雌雄何婉娈。”
  ○丁公二子坟
  丁公积知新会县,多惠政,有二幼子殇,葬黄云山。公既没,民为二子置祀
  田,其墓至今不废。黄孚诗:“黄云山下多黄云,云里鹧鸪啼小坟。”谓此。
  ○山场
  广之著姓右族,其在村落者,人多襟冈带阜以居,庐井在前,坟墓在后。其
  濒海者,亦必多置山场,以为蒸尝之业。子姓以昭穆序, 葬先茔。贫者乘凶血
  葬,毋有积久而不葬,或以无地而葬以水火者。而吾乡沙亭,其地半当山海间,
  山场凡有数所。自宋以来,奉宗千有余人,环祖宗之精爽以居,人与鬼数十世毋
  相离也。朝见祠而生敬,而求神聚于阳,暮见墓而生哀,而求气散于阴。人不出
  乡,鬼无为客。仁孝之风,庶几去古不远者也。吾祖父阡在涌口之山,山形如平
  沙落雁,两三峰正当草堂,松楸之声,不绝于耳,烟岚之色,不绝于目。吾不庐
  墓而墓咫尺吾庐,虽谓之庐墓,可也。
  ○塔
  塔本浮屠氏所制,以藏诸佛舍利者,即中国之坟也。华人今多建之以壮形势,
  非礼也。吾岭南在在有塔,其藏佛舍利者,惟广州城中花塔,是佛之大冢也。予
  推原浮屠氏之意,其塔非为形势而设,故以附于坟语。
  ○六祖发塔
  六祖发塔,在广州光孝寺佛殿后。六祖初剃度时,其徒为藏发于此,盖发冢
  也。佛以肤发为垢浊,委而去之,顾乃作塔以藏之,使人见而瞻礼,是犹有我相
  在也,失其旨矣。
  ○四塔
  广州有四塔。其在城中者,一曰花塔,在六榕寺,梁大同间刺史萧誉所建。
  其形八方,凡九级,高二百七十尺。上有铜柱,柱上一金宝珠,以铜周回为圜,
  一级一圜,皆有铜链以护之。塔下有鲁般像,一手遮目仰视塔,所视处常为雷震
  去,凡数十葺之皆然。一曰光塔,在怀圣寺,唐时番人所建。高十六丈五尺,其
  形圆,轮 直上,至肩膊而小,四周无 栏无层级。顶上旧有金鸡,随风南北。
  每岁五月,番人望海舶至,以五鼓登顶呼号,以祈风信。洪武间,金鸡为风所堕,
  乃易以风磨铜蒲卢。上有榕一株,白鹤栖之。二塔为一城之标,形家者常谓会城
  状如大舶,二塔其樯,五层楼其舵楼云。其在城东五里者,曰赤冈塔。盖会城东
  郊之山,左臂微伏,两 林峦,与人居相错,累累若釜钟然。形家者以为中原气
  力至岭南而薄。岭南地最卑下,乃山水大尽之处。其东水口空虚,灵气不属,法
  宜以人力补之,补之莫如塔。于是以赤冈为巽方而塔其上,觚棱峻起,凡九级,
  特立江干,以为人文之英锷。其东二十五里,有氵琶洲,当二水中,势逆亦面巽。
  有二山连缀,穹然若魁父之丘。其内一山,石冢高平,于是又塔其上。以其水常
  有金鳌浮出,光如白日,因名曰海鳌之塔。二塔既成,屹然与白云之山并秀。为
  越东门,而引海印、海珠为三关,而全粤扶舆之气乃完且固。盖吾粤诸郡,以会
  城为冠冕,会城壮,则全粤皆壮。乃今二塔在东,三浮石在西,西以锁西北二江
  之上流,东以锁西北二江之下流。而虎门之内,又有浮莲塔以束海口,使山水回
  顾有情,势力逾重,是为江上之第三道塔云。
  ○榴花塔
  榴花塔,在莞之桐岭,其乡曰榴花,因名塔曰榴花塔。乡为宋义士熊飞起兵
  之地,尝大战歼元兵于此,阴雨中,时闻金鼓之声。塔下为花溪银塘,有巨石,
  飞自刻“花溪银塘”四大字,乱之复整。
  ○将军墓
  将军墓,在永安古名都下陈田。将军姓字不详,自建县未有祀者。常有光气
  烛天,相传为古将军墓。下有铜鼓石一片,不尝作响。有闽人翁文 者省墓,筑
  室于旁,其石辄响。大响则翁氏有大庆,小响则有小庆,世世衣冠。人谓即将军
  后裔云。
  ○孝子墓
  孝子墓凡二,皆在永安。其在县北牛塘大山头之下者,孝子黄让所葬。在县
  西林田张八岭者,让子启愚、启鲁所葬。父子三孝,故皆称孝子墓。让墓无碑碣,
  然永安人无不知为黄孝子墓者。大钧尝过之,书于石曰:“父孝子,子孝子。牛
  塘与林田,两坟隔十里。牛塘不封树,行人罔不指。”启愚、启鲁墓,有石书曰:
  “大明孝子黄启愚、启鲁之墓。”石广二尺,长三尺五寸,左右白 刻二鹤二兔,
  坛砌方砖五,花石方圆大小不一。父子事载《永安志》,墓则予所补书云。
  ○忠僮陈添桂墓
  陈添桂者,海阳人,诸生庄莅之家僮也。莅家海阳龙溪东沟砦,家颇富饶。
  隆庆二年,巨寇林道乾率众攻砦,砦陷,莅与家人尽匿复垣之内。寇执添桂,诘
  知为莅家僮也,穷其主所在,以先避郡城为解。寇怒,惧以危言,其对如初。已
  而断左手,不言。复断右手,亦不言。寇乃更断其首领以去。当是时,莅家人之
  在复垣者,并闻其语乃受苦楚声甚悉,然不知为支解也。比出,见遇害状异常,
  相与恸哭。添桂时年十有八,未娶,莅殡之如家人子礼。墓在畸沟田,每伏腊,
  享祭以报。
  ○二烈妇墓
  新会吴村里,有烈妇庄氏墓。象山有萧烈女墓,无主。丁公积为知县,割废
  庙田六十余亩,命邑人守之,主其祭。白沙有庄节妇碑。
  ○厉布衣所相坟地
  宋有厉布衣者,善相坟地。今广州故家大族,其始祖二世三世坟,多厉布衣
  所定穴。予宗有其二焉。谚曰:“族有布衣坟,繁昌必有闻。”
  ○王将军墓
  王将军墓,在广州珠江南岸三山之阳。其碣曰:“皇明虎贲将军县伯电辉王
  公偕同节元配张氏一品夫人暨十五庶夫人之墓。”吾粤人所立也。天下罕此墓碣,
  荣矣哉!予尝为王将军作传,而陈子恭尹为之歌曰:“炎方有义士,姓王名曰兴。
  十三学杀人,十五手搏狼。三十建义旗,姓名惊一方。天子颁虎符,作镇鼍江阳。
  翠华日以远,地绝军弥张。百战环冈州,冒死披残疆。海滨富斥卤,重林与连冈。
  高者掩云日,远者浮苍茫。煮波致财货,铸冶成刀枪。宫室何所居,天家侯与王。
  藁粟何所馈,从驾子与娘。心胆何所赠,海内豪与英。敌兵四面来,众士各逞强。
  将军跃上马,命客持一觞。独出挥长戈,两目流电光。直取首来将,生挟归戎行。
  顾饮所持酒,昔热犹未凉。相待及三月, 广骑皆奔亡。来时三万人,半还仍重
  伤。奏功自间道,涉瘴徂昆明。黄金三千镒,玉帛各有筐。天驷方驱驰,下臣效
  刍浆。臣兴昧死上,帝曰兴卿良。赉爵列五等,高兽盘银章。其文曰虎贲,将军
  荡南荒。敌人闻之惧, 虎盈千旗。来者左右贤,其君督责之。不得此弹丸,若
  辈何生为。上天仍助虐,其年兼荐饥。将军察天命,命匠搜良材。斫以为巨棺,
  彩た悬葳蕤。约日出合战,敌怯不敢来。坚壁十里外,迤逦兴长围。沟垒内外防,
  突援无所施。始从戊戌夏,两及中秋期。战士饭草土,抱骨还登陴。所忧负将军,
  糜烂死犹归。将军曰呜呼,共尽终何裨。我乃报国恩,汝当全宗支。乃命幼子九,
  先出卑其辞。卜吉结欢会,敌将不致疑。是夜一更终,将军诀所知。夫人翠凤冠,
  有母头如丝。侍妾十五人,左右皆肩随。肃肃何雍雍,俱集园东陲。上有古梅树,
  つ结垂高枝。白石为几席,皎月明苍苔。将军命夫人,拜别而慈闱。拜毕与将军,
  四拜中间居。十五妾罗拜, 更娟无参差。夫人命尊酒,有脯形如圭。酌罢提群
  妾,先挂临中闺。阿母大惊呼,将军言勿悲。著我锦绣袍,麒麟当心开。戴我七
  梁冠,簪缨郁崔嵬。玉带与玺书,次第皆抱怀。置敕中堂上,灯烛荣且辉。望阙
  遥谢恩,臣死有赧颜。报君一身少,妻孥同摧残。房中何所有,火花堆如山。将
  军未即死,先解夫人缳。次及妾十五,列置火药端。出户著朝衣,捧敕仍来还。
  飞身乃入火,烈焰贯高天。鸡鸣部曲入,白骨空Лヴ。举哀建素旒,合敛归巨棺。
  敌人亦流涕,况在同肺肝。卜葬三山阳,隐约题墓门。岁时俎豆陈,宿草来攀援。”
  ○孝女墓
  孝女毕氏,番禺毕村人。甲寅夏,兵往花山剿贼,掠得之,杀其父母,系女
  以行。女中夜抽刀杀兵,割截肢体,弃池中。天明,众从女索兵,女绐以上山射
  生未返。一日见断尸浮出,问之,女曰:“是兵杀吾父母,吾故杀之以报雠,死
  今无憾。”其帅欲释之,诸将不可,乃射一矢以死。随殓之,葬于山麓。予铭其
  墓曰:“古有庞娥,亦有缑玉。手刃亲雠,白茅无辱。女不共天,以雠为肉。大
  却大 ,批导惟欲。割之折之,游刃于族。散弃大 瓜,髓于沟渎。父母有神,
  讠桀然而速。动刀甚微,踌躇志足。一矢见射,以报鞠育。有岿哀丘,花山之麓。
  上啼母乌,下鸣 鹿。中有婵娟,年可十六。魂魄毅然,鬼雄蒲服。”
  ○戴节妇墓
  南海人戴绮之妻邹,方娠而寡,哀毁逾礼。既生遗腹子晟,父母悯其少,劝
  之他适,邹截发自誓,守节三十七年而卒。巡按御史姚虞铭其墓曰:“绮也吾夫,
  晟也吾子。吾不夫绮,吾则有死。吾不子晟,畴奉绮祀。吾祀吾绮,吾心已矣。
  于戏!晟母绮妻,戴妇邹女。女不二夫,臣不二主。我勒兹碑,臣道之矩。”
  ○素馨斜
  素馨斜,在广州城西十里三角市,南汉葬美人之所也。有美人喜簪素馨,死
  后遂多种素馨于冢上,故曰素馨斜。至今素馨酷烈,胜于他处。以弥望悉是此花,
  又名曰花田。方信儒诗:“千年艳骨掩尘沙,尚有余香入野花。何似原头美人草,
  风前犹作舞腰斜。”予诗:“花田旧是内人斜,南汉风流此一家。千载香销珠海
  上,春魂犹作素馨花。”近崇祯间,有名姬张乔死,人各种花一本于其冢,凡得
  数百本,五色烂然,与花田相望,亦曰花冢。予诗:“北同青草冢,南似素馨斜。
  终古芳魂在,依依为汉家。”冢在白云山梅坳。
 
  ○鹤
  南方之鹤皆灰色,白者则小,去顶二寸许毛始丹,亦能鸣舞。有水鹤,亦小,
  状类白鹭。其性通风雨,有风雨则鸣而上山,否则鸣而下海,寻常多在榕树。广
  人以其顶丹可贵,故曰丹歌。有诗:“丹歌时引舞。”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