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中国文学艺术空间

谁在敲打了我的心灵

 
 
 

日志

 
 

《广东新语》清·屈大均●卷十三·艺语  

2010-12-16 17:37:09|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沙书
  白沙先生善书,其《书说》曰:“予书每于动上求静,放而不放,留而不留,
  此吾所以妙乎动也。得志弗惊,厄而不忧,此吾所以保乎静也。法而不囿,肆而
  不流,拙而愈巧,刚而能柔,形立而势奔焉,意足而奇溢焉,以正吾心,以陶吾
  情,以调吾性,此吾所以游于艺也”。甘泉云:“先生初年墨迹,已得晋人笔意,
  而超然不拘拘形似,如天马行空,步骤不测。晚年造诣益自然,自谓吾书熙熙穆
  穆。有诗云:神往气自随,氤氲觉初沐。夫书而至于熙熙穆穆,岂非超圣入神,
  而手与笔皆丧者乎?此与勿忘勿助之间,同一天机,非神会者不能得之。学者因
  先生之书以得夫自然之学,毋徒役耳目于翰墨之间,斯为可贵焉耳”。甘泉亦善
  书,常与郑氏诗云:“孔新爱我字,字者心之画。心苟有神妙,不画亦自得。由
  画以得心,立造神妙域。氤氲初沐时,太和未鸟迹。吾欲斩茅根,同子坐端默”。
  白沙晚年用茅笔,奇气千万丈,峭削槎 牙,自成一家,其缚秃管作擘窠大
  书尤奇。诸石刻皆亲视工为之,故慈元庙、浴日亭、庄节妇诸碑,粤人以为宝。
  甘泉亦能大书,南京燕子矶有“天空海阔”四字,刻绝壁上,旁一诗有云:“新
  秋窈窕题诗还”。其梅关、五仙观、浴日亭三碑,人争扌 之。吾粤先辈多善书。
  有赵东台者,于诃林书“梁唐嘉树”四大字。而黎瑶石于锦石山书“华表石”三
  大字,大径丈余,人皆以为神笔。瑶石真、草、篆、隶皆善。文徵明尝语人云:
  “书法嗣吾后者,惟敬也”。卒后,有购其一纸,辄出数金。高丽使至,必求其
  笔迹以归。邝湛若八分绝得汉法,楷书仿颜氏家庙碑,自书所撰诗集,使工刻之,
  卷首篆“藏之名山传之其人”八字。东莞周一士,以二王楷书书五老园稿,字若
  指头大,遒媚可爱,得之者珍犹美璧也。

○诸家画品
  白沙字,李子长画猫,梁市南、陈全人白描佛相人物,袁道生山水,黎叔宝
  印章,黄仲亨印纽,皆粤东之所贵也。尹伯阳花鸟,能曲尽其情状,稍惜笔重耳。
  凡写生必须博物,久之自可通神。古人贱形而贵神,以意到笔不到为妙。粤东以
  翎毛名者颇众,若吕纪、林良、张穆之皆神气生动,不甚著意,设色如生,故可
  贵。林良祖黄筌、边景韶,而枯荣之态、飞动之势似过之。章皇帝尝召良为待诏,
  一时画苑称雄。若马远以山水,刘鉴、陈瑞以松,钟雪舫以春草,皆自以为不及。
  白沙有《题林良林塘春晓图》云:“烟飞水宿自成群,物性何尝不似人。得意乾
  坤随上下,东风醉杀野塘春。”亦贵之也。有官能者,香山千户所小旗,生有巧
  思,欲与林良抗衡,所画鳞鬣亦精绝。又有张千户善画松,白沙有歌云:“张侯
  画松人不识,松不画横惟画直。上干青霄下盘石,倒卷苍龙二千尺。神物安可留
  屋壁,变化虚空了无迹,不然恐遭雷斧辟。左手执弓右持戟,取胜无过万人敌。
  侯莫画松费笔力,张千户松不多有”。观此歌,亦可想见其妙矣。穆之尤善画马,
  尝畜名马曰铜龙,曰鸡冠赤,与之久习,得其饮食喜怒之精神与夫筋骨所在,故
  每下笔如生。尝言韩干画马,骨节皆不真,惟赵孟ぽ得马之情,且设色精妙。又
  谓骏马肥须见骨,瘦须见肉,于其骨节长短,尺寸不失,乃为精工。又谓马相在
  骨,其腹前有两兰筋,尝微动者则良。前蹄后有灶,谓之寸金。马奔驰时,后蹄
  能击到寸金,谓之跨灶。跨高一寸者为骏,低者次之。寸金处常破损如豆大,有
  血流出不生毛,是为跨灶之验。凡马皆行一边,左前足与左后足先起,而右前足
  右后足乃随之,相交而驰,善骑者于鞍上已知其起落之处。若骏马则起落不测,
  瞬息百里,虽欲细察之,恒不能矣。故凡骏马之驰,仅以蹄尖寸许至地,若不沾
  尘然,画者往往不能酷肖。穆之画鹰及兰竹亦善。他若写山水者彭伯时、赖白水、
  英白石,花卉者赵裕子,兰者杨宪卿,竹者梁森琅、梁文震,皆一时高手。伯时
  名滋,性高简,不轻为人作画。尝有豪贵夺其田,曰:“为我画,即归汶阳”。
  伯时唾之不为画,卒弃其田。
  ○鼓琴
  唐末,连州陈用拙善鼓琴,著有《琴籍》十卷,载琴家论议操名及古帝王名
  士善琴者,以古调无徵音,乃补新徵音,谓商即徵音云。宋英德石汝砺亦善琴,
  所言乐律一以琴为准,著《碧落子琴断》一卷,郑樵最称之。二书惜皆不传。明
  南海陈元诚制六虚琴,准古协度,以雷张自况。白沙先生雅好琴,尝梦抚石琴,
  其音泠泠,有一伟人笑谓曰:“八音中惟石音难谐,今子谐若是,异日其得道乎?”
  先生因自称石斋。有诗云:“寄语了心人,素琴本无弦”。予为作《石琴歌》云:
  “端州白石天下稀,声含宫商人不知。斫就瑶琴长四尺,轻如一片番流离。石音
  最是难调者,碧玉老人能大雅。由来太古本无弦,不是希声知者寡。无弦吾欲并
  无琴,琴向高山流水寻。人籁岂如天籁好,空中写出太初心”。石琴今在江门,
  碧玉老人,先生所自号也。
  邝湛若有琴曰“南风”,宋理宗物也,又有绿绮台,先朝武宗皇帝御琴,而
  唐武德年所制者也,其游辄与二琴俱。有西湖修琴社及琴酌送羽人诗,他所咏亦
  多言琴。平生喜畜古器玩好,贫则以质子钱家。俗谓质曰当,当主例付票以为验,
  故湛若有前当票序、后当票序,视其目,皆奇器也。而二琴亦时出入质家,有诗
  云:“三河十上频炊玉,四壁无归尚典琴”。庚寅城破,以二琴及宝剑、怀素真
  绩等环置左右而死,意若殉焉。越人莫不伤之,有为抱琴歌以吊者曰:“抱琴而
  死兮当告谁,吁嗟琴兮当知之”。湛若既殉难,绿绮台为马兵所得,以鬻于市。
  惠阳叶锦衣见而叹曰:“噫嘻!是毅皇帝御琴也”。解百金赎归。暇日泛舟丰湖,
  出以相示,予抚之流涕,因为长歌,有云:“中书乃自刘家得,似捧乌号泪沾臆。
  珍重君王手泽余,大弦小弦日拂拭。时飞纤指理南风,仿佛重华见颜色”。又云:
  “城陷中书义不辱,抱琴西向苍梧哭。嵇康既绝太平引,伯喈亦断清溪曲。一缕
  肠萦寡女丝,三年血变钟山玉。可怜此琴遂流落,龙唇凤嗉归沙漠。蔡女胡笳相
  惨凄,王昭琵琶共萧索。叹君高义赎兹琴,黄金如山难比心。我友忠魂今有托,
  先朝法物不同沉。”
  南海陈拾遗善琴,有一古琴,不知其斫自唐代也。有客为言,向于某家见此
  琴,刻有“大历四年”四字,今底池旁惟新漆一方,盖旧漆剥去,字无存矣。于
  是拾遗欣然知琴之岁。为诗云:“端居珍所尚,三叹少知音。不遇丁年友,那称
  大历琴”。
  ○黄仲亨元刂玉
  东莞黄贞仲亨,性绝巧,所制金石竹木诸弄物,及雕刻印纽,为天人、山鬼、
  螭虎、白泽、飞狐、曰、鸟,各依石玉之色,点黄缀白,一一天成。即瓦砾入手,
  亦生光怪。湛若有《元刂玉歌》云:“宝安山人黄仲亨,离奇坎 尤多能。文心
  赋手老莫展,乃与怪石争がテ。有时得钱但沽酒,蛟螭盘拿入双手。不知切玉与
  切泥,但见鱼凫飒飞走”。南海有朱未央者,所摹秦汉印章亦古雅,于晶玉上作
  蝇头真草字体,遒媚如二王,迅疾若风。
  ○刻印
  陈乔生善篆刻,常为《四面石章赋》云:“印章之便者,莫如四面矣。六则
  妨持,两则罕变,酌于行藏,四始尽善。若夫青田旧冻,美石胜玉,净比菜心,
  润同栗熟。磨之方正,角八面六,随手皆安,平心各足。罔事螭蟠,奚容斗覆。
  或方孔横通,或混沌不窍。贯组何伤,待铭亦妙。小匠既治,名公始制。逖访甘,
  何,迩推陈,魏。祖述秦汉,旁搜书契。龙信蠖屈,凤仪虎势。或虫籀以间斯冰,
  或斋堂以参名氏,或阴文而配阳字,或道号而隆私记。油朱璀璨,铁笔神丽。缓
  用勤拭。披文游艺。故足贵也。彼夫刻意龟 ,殚精绾纽,不解六书,徒作矫
   柔。玩物丧志,亦孔之丑。吾无取焉”。
  ○制砚
  陈中洲有小端砚,其赋有云:“水岩紫云,砚惟此珍。谁其琢之,专诸巷人。
  堂似坳而非坳,池既凿而未凿。底欲刳而不刳,边务扩而即扩”。四语尽砚式之
  妙。
  ○陈孟长瓦器
  新会陈孟长,居崖门,称高逸士。美周谓其人性巧嗜奇,每拾沟中零瓦,因
  其方圆,磨大 龙凑合,为盆盎瓶盂诸器,精雅绝伦。湛若谓孟长削竹为箸,琢
  瓦作釜,饰以箴铭,疾如风雨,使人得其精而忘其粗,尚其象而升其质,莫不以
  为异宝。其人深湛好书,工吟咏,尤善集古。能不自运,托古人以运,矢口成声,
  随触生变,吻其新容,夺其故相,如出一口一时之语。以彼之才,托之于诗与物
  如此。天固以无用奇孟长,而孟长亦欲以无用自奇耶!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