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晓中国文学艺术空间

谁在敲打了我的心灵

 
 
 

日志

 
 

《广东新语》清·屈大均●卷十八·舟语  

2010-12-16 17:04:04|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十八·舟语
  ○操舟
  越人善用舟。刘安云:越ぎ蜀艇,不能无水而浮。又云:汤武,圣主也,而
  不能与越人乘ぎ舟而浮于江湖。又云:九疑之南,陆事少而水事众。九疑之南,
  盖越也。又云:越地幽昧而多水险,其人皆习水斗。而左思云:篙工楫师,选自
  闽、禺。禺,番禺也。《山海经》云:番禺始为舟。番禺者,黄帝之曾孙也,其
  名番禺,而处于南海,故今广州有番禺之山。其始为舟,故越人习舟,古时吴楚
  之舟,皆使越人操之。刘向云:鄂君 舟于新波之上,有越人拥 戢楫而歌。而
  越王句践,尝发习流二千伐吴,又作大翼、中翼、小翼以攻吴。战舰之制,至句
  践而渐备矣。越既灭,其子孙散处海峤。然当秦之时,始皇尝使尉佗、屠雎将楼
  船士卒平越。其后汉武帝亦遣五将军,率楼船十万师平越。何当时越人不能以水
  斗长技与之争耶?杨仆得越船粟,因推而前挫越锋,遂至番禺。汉将军凡分五路,
  皆以水军,南越之平,实以水军之力。故知将在勇,勇则神速,能使敌人长技不
  及施,策之上者也。
  粤人善操舟,故有铁船纸人,纸船铁人之语,盖下海风涛多险,其船厚重。
  多以铁力木为之,船底从一木以为梁,而舱サ横数木以为担,有梁担则骨干坚强,
  食水可深,风涛不能掀簸,任载重大,故曰铁船。船既厚重,则惟风涛所运,人
  力不费,小船一人一浆,大船两三人一橹,扬篷而行,虽孱弱亦可利涉,故曰纸
  人。篷者,船之司命。其巨舰篷,每当逆风挂之,一横一直而弛,名曰扣篷。谚
  所谓:“广州大 蒙 童,使得两头风。输一篷,赢一篷”也。横行曰输,直行
  曰赢。篷, 风也,以蒲席为之,亦曰{ 双}也。或以木叶为之,曰帆叶也。每
  舰有二篷,风正曰八字,八字风在后则正,在前则横,故又有“后八字风,扬篷
  当中,前八字风,勾篷西东”之语。其或舟子撮唇为吹竹叶声,及鸣金鼓以召风。
  风至,二篷参差如飞鸟展翅,左右相当,其形亦如八字。是皆铁船乃胜任。上江
  自凌、浈、湟、武诸水以下至清远,一路滩高峡峭,水多乱石,其船食水浅,率
  以樟木为之,底薄而平,无横木以为骨,放之顺流,遇 及 我大石,一折而过,
  势如矢激,故曰纸船。其逆崩流而上者,触崖抵E36,随石回旋,扌堂者、钩
  者数人,牵者数人。牵者在隈岸或怪石间,为深林密箐所蔽,前后不相顾,舟子
  虑其或过或不及,冲陷石棱,则终日大叫,叫且如哭,如相杀声,一一凄酸郁怒,
  或于石告哀,或与石拒敌。其船乍前乍却,前者如暴虎,后者如搏熊。一 篙失
  势,舟破碎漂没,入于涡盘矣。故舟子非强有力者不能胜,故曰铁人。其上乐昌
  泷者,率以双 篙穿舟,腰之而上。舟子谣曰:“朝穿腰,暮穿腰, 篙如铁一
  条。”又曰:“上滩 篙在手,上泷 篙在腰。”其上乐昌滩者,舟人为藤圈于
  舟旁, 篙在圈中,二人肩 篙以行,名曰肩舟。舟行以肩,亦曰舟舆。其上乌
  蛮大滩者,每一落 篙,男女则偃身船旁,以助其势,曰眠 篙。行者笑之。有
  谣云:“妇人扌堂右,丈夫扌堂左。估客笑人,眠 篙不可。”是皆非铁人不能
  任。其驾诸乡 度船者,虽隆寒袒裸,血汗沾濡,摇橹之声,如雷霆,如战斗,
  常使惊波披靡,舟过而水痕不能合。虽逆水逆风,日犹百里,亦皆号为铁人云。
  广州故多 度船,而日 度夫尤壮。日 度多勤,夜 度多惰,勤者之力,恒使
  风潮无功。风潮不能厄其势,海寇不敢争其强,是皆所谓铁人也。
  东莞 度船赶水,常以一人执杵在船头,以忤左右舂船,为摇橹疾徐之节。
  左舂则足左跃,右舂则足右跃,诸橹人以之作势,以之齐声,又口唱山歌,使诸
  橹人属和以苏其苦,于是筋力尽忘,舟行迅速,须臾至彼步头矣。此古舂堂之遗
  俗也。《寰宇记》云:新州俗,豪渠之家,丧祭则鸣铜鼓,召众则鸣舂堂。按舂
  堂状如小船,长丈余,两三人交击。一云:刳木为槽,旁约十杵,男女间立舂谷,
  槽声若鼓,闻数里。盖本舂器,因用召众也。一曰:椎塘。志云:罗浮山中人,
  凿方木为舂,曰椎塘,昧爽声震而虎潜。韶台诗:“椎塘声合虎狼归。”即舂堂
  也。
  ○战船
  广之蒙冲战舰胜于闽艚。其巨者曰横江大哨。自六橹至十六橹。皆有二桅,
  桅上有大小望斗云棚。望斗者,古所谓爵室也。居中候望,若鸟雀之警示也。云
  棚者,古所谓飞庐也。望斗深广各数尺,中容三四人,网以藤,包以牛革,衣以
  绛色布帛,旁开一门出入。每战则班首立其中。班首者,一舟之性命所系,能倒
  上船桅,于望斗中以镖箭四面击射,势便,或衔刀挟盾,飞越敌舰,斩其帆樯;
  或同蛋人没水凿船,而乘间腾跃上船杀敌;或抱敌人入水淹溺之。其便捷多此类。
  舰旁有芘篱,夹以松板,遍以藤,蒙以犀兕绵被,左右架佛郎机炮、磁炮、九龙
  信炮、蒺藜锡炮、霹子炮、神炮数重,及火砖、灰 、烟球之属,尾梢作叉竿
  连棒。又有箐竹楼橹以隐蔽。又或周身皆炮,旋转回环,首尾相为运用,其捷莫
  当。此戈船之最精者也。其小者曰飘风子,曰大小拨桨。大拨桨,每船一艘,桨
  百余,小者亦五六十。人坐船内拨之,其行若飞。人各有所隐蔽,箭炮莫能中。
  桨之利胜橹,橹立桨坐,立则人在舱外易受敌,坐则人在舱中,每一桨有一鸟枪
  或三眼神枪辅之,桨动则群枪齐发。其飘洋者曰白艚、乌艚,合铁力大木为之,
  形如槽然,故曰艚。首尾又状海鳅,白者有两黑眼,乌者有两白眼,海鳅远见,
  以为同类不吞噬。其载人与货物者曰 度,制亦如斗舰,上施兵器及炮火、飞石、
  灰罂,旁布渔え。小者曰横水 度。捕鱼者曰香 了,亦曰乡 了,曰大涝罾、
  小涝罾。其四橹六橹者曰小 了,八橹者曰大 了。曰纟索え船,曰沉罾。其曰
  朋え者,以船十数E13为一朋,同力以取大鱼,故曰朋え,亦曰摆帘网船。其
  上滩濑者,曰匾水船,即 扁 差也,亦曰扒竿船。叉二木于船首,以张帆席,
  故曰扒竿。竿即樯也。蛋人所居曰艇,孔鲋云:小船谓之艇。《释名》云:艇,
  其形径挺,一人二人所乘行也。盗舟曰龙艇。长四五丈,裸无篷盖,数十人以桡
  拨之,奋迅如龙,最利攻去刂。吾粤水道多歧,山海相通,盗贼易为出没,龙艇
  之为害,无处无之。其曰大龙艇者,长九丈七尺,宽一丈一尺六寸,两旁有桨四
  十四,橹十二。入洋则纯用桨,出洋则纯用橹及风篷。每橹八人,桨一人,更番
  出力。凡有三百余人,为两班。船上有木柜,其形方,长六七尺,可避波涛。两
  旁为铳眼及强弩架,弩亦四十有四。又有竹栏,以支牛皮、絮被、罾え,为御矢
  石铳炮之具。其船轻而疾,受水浅,倏忽可数百里,白艚、乌艚最畏之,以其无
  风可行,不能追逐故也。其名生船,以乌、白艚无风则死也。其柜以水椰之木,
  帆以布,布以粗麻为之,染以薯莨,浸以矾水及盐。其底以铁力木或红卢桂木,
  性柔耐水,可长久。更佐以香 了之船,左右相夹,往往无敌。香 了长短与相
  等,宽亦如之,周以竹篱而头方,上亦有柜稍圆,惟不用桨而纯用橹耳。橹十四
  或十六,桅则三之,或于船两旁作代风轮二或四,以激水,水力即风力也。或止
  作空底一层,于最近水处,稳便愈甚。不然止在船两旁顺置长空匣,疾亦如之。
  ○洋舶
  洋舶之大者,曰独樯舶,能载一千婆兰,一婆兰三百斤,番语也。次牛头舶,
  于独樯得三之一。次三木舶,于牛头得三之二。次料河舶,于三木得三之一。底
  二重,皆以铁力木厚三四尺者为之。锢以沥青、石脑油、泥油,填以 石。
   丁以独鹿木,扎以藤,缝以椰索。其碇以铁力、水桫,钉以桄榔、{ 思}{ 劳},
  淬钉以蛇皮内膏。盖海水咸,烂铁妨磁石,故皆不用铁物云。桅凡三,一桅常植。
  二桅以风而植。桅长者十四五丈或二三接,中皆横一杆,上有望斗,容四十余人。
  又以木为人,或升或降,遍置梯绳之间,前木照后柁,以黑鬼善没者司之。其舶
  小者,四围皆密,腹中仅留一孔,自上而下。飘洋时,梢公缚身桅下,余悉在舶
  腹之中。凡上舶容人千余,中者数百,皆有舵师、历师,然必以罗经指南。尸罗
  经者,为一舶司命,毫末分利害焉。每舶有罗经三,一置神楼,一舶尾,一在半
  桅之间,必三钅咸相对不爽,乃敢行海。大鱼至,以铜铳击而退之。大鱼去而波
  浪为怪,以长剑斩之。其人为西南诸番将卒工商之属,一一凶狠,海寇皆莫敢近。
  故得输其珠赆奇物,以辐辏五羊。尝有贺兰国舶至闽,有客往观之,谓其舶崇如
  山岳,有楼橹百十重,上悬五色幡帜,环飞庐皆置木偶以疑远,内则含伏大佛朗
  机百位,外则包裹牛革数重,月以丹漆涂 既一周以为固,梯以藤结而上下。客
  登,则番人从雀室探其首,眼皆碧绿,发黄而面黧,以手相援,见之惊犹魑魅。
  登未及半,则施放火器,黄雾蔽人,咫尺渺不相见,声如丛雷,轰阗足底。译人
  云:“此吾国所以敬客,愿毋恐。”其人无事皆细绒大笠,著红纟 长衤 ,金
  纽连绵至地,或持骨朵,或负手闲行,自晨至暮不息。帆绳交结如网罗,或皆在
  其上坐卧。帆以布,凡七张之,绳以棕细藤,窗牖以玻璃嵌之。舱以辟支缎铺之。
  凡十数重。酒以葡萄以香春,器以宝玉 宛,高倾以泻注成贯珠为礼。瓜蔬味皆
  酸脆碧色。笔管以木为之,如冠簪而细小。有一卷长二丈余,绘画山川,有番字
  识其下。考之皆五虎门内水深浅处,其心故不可测也。贺兰舶亦尝至广州,予得
  登焉。舶腹凡数重,缒之而下,有甜水井、菜畦。水柜水垢浊,以沙矾滤之复清。
  悬釜而炊。张锦绷白ふ而卧,名曰Й床。人各以柔韦韬手,食则脱之。食皆以苏
  合油煎烙,曼头牛 ,皆度色如金黄乃食。其刀可屈信如蛟蛇,左右盘 ,类古
  之鱼肠剑。然时鼓弄铜琴铜弦,拍手 肩,对舞以娱客,似有礼者。吾广承平时,
  西南诸番尝至者有十五国。其安南、占城、暹罗、真腊斛、锁里五国,岁一朝贡,
  余则或至或不至。所患者,吾奸民为彼舌人通事,时或椎发环耳,侏亻离入群,
  为之乡导,诱之以妇女妖淫,告之以官司重轻,示之以地形虚实,为我腹心祸患。
  正德间,佛郎机绐称入贡,自西海突犯莞城。大肆杀掠,此其明征矣。贺兰从古
  未至,而红毛鬼者,长身赤发,深目蓝睛,势尤狰狞可畏。比年数至广州,其头
  目号曰白丹,每多闽漳人伪为之,其骄恣多不可制。红毛鬼所居大岛在交趾南,
  盖倭奴之别种也。常入洋中为盗。其船有五桅者、九桅者,首尾皆有舵。以利回
  旋。舵工分班使风,昼夜兼行,惟视罗经所向,时登桅视千里镜,见远舟如豆子
  大,则不可及,若大如拇指许,即接长其桅而追之。桅有雌雄二窍,箍而楔之,
  益左右帆,数百里之遥,逾时可及。吾船亦有三五桅者,两舷作木城,摇橹于中,
  且行且战。若大炮多、风顺,亦可逸去。倘众寡不敌,为所擒,则尽屠矣。红毛
  鬼之为恶若此。嗟夫!吾粤三面阻海,而南 奥为左蔽,涠洲为右翼,虎门为前
  屏,此皆险要。倭与红毛若乘汛举连天之舶而前,则南 奥必先受敌。虎门犄角
  二隅,未多置兵,则内户不键也。诸舶既往来飘忽,而山寇阴行勾引,其为祸可
  胜道哉!
  ○藤埠船
  琼船之小者,不油灰,不钉 ,概以藤扎板缝,周身如之。海水自罅漏而入,
  渍渍有声,以大斗日夜戽之,斯无沉溺之患。其船头尖尾大,形如鸭母,遇飓风
  随浪浮沉,以船有巨木为脊,底圆而坚,故能出没波涛也。苏轼云:番人舟不用
  铁钉,止以桄榔须缚之,以橄榄糖泥之,泥乾甚坚,入水如漆。盖自古而然矣。
  ○洋船桅
  洋船桅,其巨者一桅费千余金。每洋中风狂,船将覆没,以刀顺风势斩桅,
  桅大者合两人抱,皆立断,如鸿毛飘空。船人以桅为命,桅既断,则船随风所至,
  得至岸者无几矣。
  ○船帆
  广州船帆,多以通草席缝之,名之曰 里。其方者曰平头 里,顺风使之。
  其有斜角如折叠扇形者,逆风可使,以为勾篷。勾篷必用双 里,前后相叠,一
  左一右,如鸟张翼,以受后八字之风,谓之鸳鸯 里。舟人有口号云:“鸳鸯双
  篷,使风西东。”
  ○泷船
  舟自宜章下平右者,曰单船,自平石下六泷至乐昌者,曰双船。单,小め也。
  双,大 差也。六泷古名武溪,或以为即马援门生所歌武溪深者。水最湍怒,舟
  上下 水石,单船小水易漂没,故必用双船,其力能与石斗,船胜石则生之机,
  石胜船则死之机,固峤南之绝险处也。双船兼二独木为之,形若浮槎,单者止刳
  一木。每船三人,上水者篙人在水中,下者桨人在舟中,二人分左右打桨,一人
  在后,一手持舵,一手打桨,舵亦以长桨为之。故谚曰:“上篙下桨。”予尝有
  《上泷谣》曰:“篙直如箭,船石不见。篙曲如弓,船石相舂。”又歌曰:“上
  泷下泷舟不同,双船与石相争雄。”双船一曰泷船。昌黎诗:“仍将衰病入泷船。”
  泷船又即下濑船,方愚者云:“东越传下濑将军。”南越传下厉将军。厉即濑也。
  海水深故用楼船,滩水浅故用下濑,下濑之船小者也。戈船者,戈音划,撑小舟
  曰划,音华,广陵以小舟为划子是也。舟进篙谓之划篙,一日 庄子,方将杖
  而引其船。
  ○蛋家艇
  诸蛋以艇为家,是曰蛋家。其有男未聘,则置盆草于梢,女未受聘,则置盆
  花于梢,以致媒约。婚时以蛮歌相迎,男歌胜则夺女过舟。其女大者曰鱼姊,小
  曰蚬妹。鱼大而蚬小,故姊曰鱼,而妹曰蚬云。蛋人善没水,每持刀槊水中与巨
  鱼斗,见大鱼在岩穴中,或与之嬉戏,抚摩鳞鬣,俟大鱼口张,以长绳系钩,钩
  两腮,牵之而出。或数十人张え,则数人下水,诱引大鱼入え,え举,人随之而
  上,亦尝有被大鱼吞啖者。或大鱼还穴,横塞穴口,己在穴中不能出而死者。海
   酋长者亘百里,背常负子,蛋人辄以长绳系枪飞刺之,候海 酋子毙,拽出沙
  氵单,取其脂,货至万钱。蛋妇女皆嗜生鱼,能泅氵子,昔时称为龙户者,以其
  入水辄绣面文身,以象蛟龙之子,行水中三四十里,不遭物害。今止名曰獭家。
  女为獭而男为龙,以其皆非人类也。然今广州河泊所,额设蛋户,有大罾、小罾、
  手罾、罾门、竹箔、篓箔、摊箔、大箔、小箔、大河箔、小河箔、背风箔、方网、
  辏网、旋网、竹{ 多}、布{ 多}、鱼篮、蟹篮、大罟、竹筻等户一十九色。每
  岁计户稽船,徵其鱼课,亦皆以民视之矣。诸蛋亦渐知书,有居陆成村者,广城
  西周墩、林墩是也。然良家不与通姻,以其性凶善盗,多为水乡祸患。曩有徐、
  郑、石、马四姓者,常拥战船数百艘,流劫东西二江,杀戮惨甚。招抚后,复有
  红旗、白旗等贼,皆蛋之枭黠,其妇女亦能跳荡力斗,把舵司{ 双}。追奔逐利。
  人言亻 居畲而偏忍,蛋居水而偏愚,未尽然也。粤故多盗,而海洋聚劫,多起
  蛋家。其船杂出江上,多寡无定,或十余艇为一 宗,或一二え至十余え为一朋。
  每朋则有数乡 了随之腌鱼,势便辄行攻劫,为商旅害。秋成时,或即抢割田禾,
  农人有获稻者,各以钱米与之,乃得出抄。其为暴若此。议者谓诚以十船为一甲,
  立一甲长,三甲为一保,立一保长,无论地僻船稀,零星独钓,有无罟朋及大小
   了船,皆使编成甲保,互结报名,自相觉察,按以一犯九坐之条,则奸舸难匿,
  而盗薮可清。然清 了船及澳艇,尤为先务。
  ○大洲龙船
  番禺大洲,有宣和龙舟遗制,是曰大洲龙船。洲有神,曰梁太保公。盖以将
  作大匠,从宋幼帝航海而南者也。公将营宫殿于大洲,未成而没,村民感其忠,
  祠祀之。每岁旦请举龙舟,覆 交得全阴,则神许矣。许则举,辄有巨木十数丈
  浮出江中,舟之长短准之,号曰龙骨。自崇祯丁丑以来,请辄不许。辛丑之岁,
  有泣诉于神者:“吾老矣,神今垂许,犹可传之后人,否则此法遂绝矣。”神乃
  许之。船长十余丈,广仅八尺,龙首尾刻画奋迅如生。荡桨儿列坐两旁,皆锡盔
  朱甲,中施锦幔。上建五丈樯五,樯上有台阁二重,中有五轮阁一重,下有平台
  一重。每重有杂剧五十余种,童子凡八十余人。所扮者菩萨、天仙、大将军、文
  人、女伎之属,所服者冠裳、介胄、羽衣、衲帔、巾帼、衤能衤戴之属,所执者
  刀槊、麾盖、旌旗、书策、佩 之属。凡格斗、挑招、奔奏、坐立、偃仰之状,
  与夫扬袂、蹙裳、喜、惧、悲、恚之情,不一而足,咸皆有声有色,尽态极妍。
  观者疑为乐部长积岁月练习,不知锦幔之中,操机之士之所为也。每一举费金钱
  千计,神之许以十年二十年之久,盖以惜民力也。龙之口,铁钅巢々之。问之神,
  曰:不尔则雨。
  ○龙船
  顺德龙江,岁五六月斗龙船。斗之日,以江身之不大不小,其水直而不湾环
  者,为龙船场。约自某所起,至某所止,乃立竿中流以为界。船从竿左右斗,不
  得逾界。先期定其敌,两龙船为一偶,大小长短相若,黄头郎相若也。主者书于
  册,又以两筹书某龙船,字中分,主者执其两半,而以两半酌卮酒与之。两船既
  斗,则胜者交其筹于主者,主者合筹不爽,则书于册曰:某船胜某船矣。以一标
  书胜字与之。其负者又与他船斗,或胜,则亦得一胜标。是日也,船连三胜,得
  三胜标者,是为初场最。次日三胜者又与三胜者斗,三胜者连得二胜,则得一五
  胜之标,是为二场最。次日五胜者又与五胜者斗,其一得全胜者,是为三场最。
  于是主者与以状头标,张伎乐,簪花挂红,为四六庄语送之还埠。凡出龙船之所
  曰埠。斗得全胜还埠,则广召亲朋燕饮,其埠必年丰人乐,贸易以饶云。
  东莞有鼓峡。两山夹蹲,芊绵起伏,怪石 ,若冈若阜者数十里,堪舆
  家称南行三紫龙,此其一云。峡西多居人,荔枝林郁蓊蔽日,有高楼二十余座,
  与黑叶丹苞相映。舟贩酥醪花果之属者,交错水上,称水市焉。峡中一小山,山
  下为龙母祠,有老榕垂须百尺,与飞藤纠结,拂水葳蕤,游人争系舟其下。南望
  罗浮诸峰,隐隐可数。予诗云:“渐近罗浮紫翠分,纷纷瀑布下层云。”谓此也。
  峡东皆沮泽。五月时,洪流滂濞,放于百里,乡人为龙舟之会,观者画船云合,
  首尾相衔,士女如山,乘潮下上,日已暮而未散。龙舟长十余丈,高七八尺,龙
  髯去水二尺,额与项坐六七人,中有锦亭,坐倍之。旗者、盖者、钲鼓者、挥桡
  击 者,不下七八十人。竞渡则惊涛涌起,雷雨交驰,舟去而水痕久不能合,斯
  亦游观之至侈者。广中龙船,惟东莞最盛,自五月朔至晦,乡乡有之,如彭峡者
  可纪也。
  吾沙亭乡当海岸,有地曰石头,一巨石作鲤鱼形,名曰鲤鱼石。吾宗人岁于
  此装造龙船,与诸村竞渡,未尝不得胜夺标。有风雨,龙船益疾。他村墟有借此
  地以造龙船者,有请其神侯王像至彼船,冀得腾空疾渡者,吾宗人不之许也。沙
  亭龙船,比他所长大倍之,然出辄飞渡不可胜。斗罢汗血满船,油衣尽赤,可诧
  也。
  琼人重龙船。四月八日,雕木为龙置于庙,唱龙歌迎之,而投白鸡水中以洗
  龙。五月之朔至四日,乃以次迎龙。主人先为龙歌,包以绣帕置龙前,其歌辞不
  可见,止歌末一字可见。诸客度韵凑歌,能中帕中歌字多者,得酬物多。其谚曰:
  “未斗龙船,先斗龙歌。欲求钱帛,中字须多。”○诸舫
  新会伍处士云,为光风艇,月夕乘艇而歌,其师白沙先生扣舷和之,飘飘乎
  任情去来,不知天壤之大也。南海陈秋涛宗伯,有舫名此花身,取唐人“几度玉
  兰船上望,不知原是此花身”之义。东莞邓参政云霄,有舫名天坐轩,取少陵春
  水船如天上坐之义。东莞尹冲玄先生,年九十余,读书不辍,常于竹杪为亭,翼
  以扶阑,盛夏竹叶阴浓,日光不漏,风一起,荡漾如舟,名曰荡云航。藏所著《
  皇明史窃》其中,客至,与梯而上观之。张西园有舫,曰五石瓠,尝载所著书,
  从罗阳水入罗浮。
  ○梦香船
  从肇庆新桥而上,人烟寥落,山路多歧,乃三县交界之区,盗贼之所出没。
  行者以 度船僦资贵甚,因附小船以行。舟人及此险地,即然梦香,客皆酣卧昏
  迷,遂被启 。易资财以砾块,封识宛然。若枕间置水一盂,则迷魂之药涣散矣。
  又以药名破布叶者,煎汤服之,立解。行者歌云:“身无破布叶,莫上梦香船。”
  广州 度船多有趱舱之患,黠者或以骰子宝字盒诱人赌博,尽局财物而去。又或
  佯相斗殴,乘利便因而抢掠。或先伏盗 乔于舱中,中道拔刀而起,斩舵工以应
  外贼。其害不可枚举。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